雪落千年

自娱自乐,咸鱼,更新状态非常不定期。感谢茫茫人海的相遇和你的喜欢。

【REPO】玻璃镜^q^

把S桑的repo贴到Lofter上了www

顺便后面贴了我自己写的一些话。


噢噢噢噢,你的repo终于来了qwq

当我7月底构思好大纲却电脑坏掉,最后只能拿着另一个电脑重写大纲重头来过。写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究竟本多和松浦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后来把以前写的两篇本松收录进去的时候,发现以前写的真的很稚嫩,唯一可圈可点的大概也只有那种无言的信任和默契。

首先在说全文之前说一下花语。刚刚看了一下我以前的文档,有一个文档存了你的很多梗,花语梗确实花菖蒲是等着您。不过我又查了一下百度,花语也各式各样,但是有一个答案是信任的爱。如果选择等着您,说实话不太好展开,爱情,...

2015-08-18

【本松】玻璃镜 番外 我们的夏天

虽然收录在自印的本松本子里,但其实是之前写给S桑的文(((因为合适就放到了本子里面,当做一个纪念。两篇放到一起了,玻璃镜到这里就结束了www


番外  我们的夏天

(一)和你走过的时光


 凌晨两点。

松浦半梦半醒挪到床头看着闹钟指针指向的时刻。不远处桌面上的手机嗡嗡作响,似乎在彰显它的存在感,寂静中欢快起舞的铃声时刻提醒他此时的困乏。烦躁地把头埋进松软的枕头,松浦努力进行最后的抵抗——试图减少声音的干扰。

安静了。松浦缓缓松口气,昏沉的脑袋不自觉放松,朦胧的意识似乎随时能够进入梦境。

Trrrrrrr......Trrrrrrr......

2015-08-18

【克御】玻璃镜 番外 小孩子

这个番外是克御向=w=

我终于快贴完了,刷屏抱歉qwq

=====

小孩子


绵长的呼吸,永恒的须臾,老去的时光。所有的一切,都是繁华而带似锦。


正文:

御堂和还在收拾物品的员工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AA所在的楼层。御堂提着公文包,步履平稳地走向电梯,按下上升键。稍作等待后,电梯发出“叮咚”一声清脆的提示音。最近两周有一个大项目,工作已经趋于收尾阶段,再努力几天就可以完美结束了。

不到二十秒的短暂时间,电梯就到达了御堂和克哉所同居的公寓。御堂掏出磁卡,刷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公寓里只有御堂一个人。

前阵子有一名克哉和御堂的客户,邀请两人参加了一个私人酒会。酒会上...

2015-08-18

【本松】玻璃镜 番外 某个休息日

某个休息日


今天是休息日。本多和松浦一起照常去排球场打球。提着背包路过网球场的时候,两人意外地发现了御堂穿着运动衣,正在球场弯腰捡球。

佐伯后期离开菊池进入MGN,并且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被破格提拔到部长之位,仅仅三个月后,佐伯就从MGN辞职。一同辞职的还有御堂,现在佐伯和御堂两人开着一家名为AA的顾问公司。

“御堂先生,好巧啊。”本多主动朝御堂打招呼。

御堂应声扭头,冲本多点了点头。

本多和松浦往里走,意外地发现了另一个人。佐伯克哉也在这里。

“……克哉?!真难得,你也来打排球啊。”本多看到友人的身影心情大好,上去直接来了一个熊抱。佐伯推了推鼻梁的眼镜...

2015-08-18

【本松】玻璃镜 番外 咖喱和麻婆豆腐

咖喱和麻婆豆腐


今天下午工作结束的时候,伊势岛的大厅起了不小的争执。有一名客户来谈生意,拿着公文包进会议室。离开的时候,遗忘了一个很重要的文件,匆匆忙忙折回来,跟伊势岛的前台说明了情况,却被告知并没有在会议室找到。

松浦刚乘坐电梯下至大厅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

“松浦,松浦。”同事佐藤远远地招手,“一会你有事吗?我有个外勤很着急,现在就要出发,刚刚部长让我们二课调录像,现在除了我基本都提前走了,你能不能帮我去调取录像,看看客户的文件被谁拿走了。”佐藤一脸拜托了的表情,松浦点了点头。

公司监控的录像有很多,松浦接过佐藤手里的监控室钥匙——负责人今天请假有事没有上班。松浦...

2015-08-18

【本松】玻璃镜 尾声

尾声


伊势岛和MGN合作的佳人花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空前的喜悦笼罩了所有负责该项目的人。双方在公园开了一个慰劳会。本多一到场就搜寻着松浦的身影,人太多太杂,本多反而看到了佐伯的身影。佐伯依然带着那副眼镜,他端着牛排朝御堂走了过去,御堂部长对于佐伯的贴近吓了一跳,脸上还浮现出可疑的潮红。

本多满头问号,却也不方便上前问个所以然,于是目光继续在人群中搜寻松浦。周围都是吃着午饭的同僚,热闹的气氛让本多回忆起了大学时光。那时候,他和松浦总是抱着便当,跑到天台吹着凉风,悠哉地吃午饭。以后有机会,叫上松浦回母校看看吧,如果条件允许,再和以前一样,坐在只有两个人的天台,吃着午饭。

本多...

2015-08-18

【本松】玻璃镜 第六章

第六章


今天是和东庆大学决逐跻身半决赛的名额。本多的超长发挥和松浦的完美配合,为比赛写上了预料之中的结局。比赛胜利后,所有队员大声欢呼着,松浦坐在换衣室不想动弹,就那么懒懒地坐着。

“呦!松浦,接应得漂亮!”本多一个熊抱拍了过来。

“疼......本多你轻点。”松浦咧了咧嘴,表情上却没有任何不满。

“哈哈。”本多爽朗地笑了几声,一屁股靠着松浦得后背坐了下来。

两人在换衣室里背靠背,安安静静地坐着,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获胜队伍应有的兴奋,但彼此都能通过眼神读懂对方眼底的狂热。

“松浦。”本多转过头,伸出大手揉了揉松浦柔软的头发,和本多的短发不同,松浦的发质很柔软,摸起来很...

2015-08-18
1 / 2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