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狭路相逢 04


@爱酱   不知道手机at成功没有_(√ ζ ε:)_

电脑抽得不要不要的(嫌弃脸),先上手机,明天电脑修改

意外的一次419,御堂和克哉就像通通不知情一样,当做没有发生过。电视剧播出后,匿名论坛一片火热朝天,从女主到底应该和男一还是男二在一起,又到了“佐伯克哉演技low low low!!!”。

真是一片腥风血雨。

克哉之后的档期大部分还是以音乐为主,Mr. R帮他接了一部分热门时间的综艺节目。一个月后,他忽然接到了Mr. R的短信通知,日本知名导演野岛申想让佐伯克哉作为他新电影的男主角之一。

野岛申在整个日本都颇具名气。他丰富的创造力和优秀的个人能力,每一布作品即使谈不上叫好,也一定有过人之处。前不久刚播出的电视剧只有短短十三集,剧情反转,粉丝一片哭喊声。

克哉对这个导演早有耳闻,不过他很好奇野岛申为什么专门来找一个歌手去演电影。他大部分精力投身于音乐上,Mr. R联系过一些老师帮助佐伯克哉培训演技,有了一些进步,却远远不够看。

和野岛申约定在高档的私人会所见面时,这位个性十足的导演看着咖啡蒸腾的热气,缓缓道,“你和我所构想的人物很相似,尤其是气质。”

野岛的新剧本涉及同性题材。他想找克哉饰演工藤橘,一个富有音乐灵气的青年。他尚处求学期间,却一门心思扑到音乐上。拨动琴弦宛如灵魂的交流,他和班级的大部分同学格格不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医院看病,遇到了病榻上的风间一。

两个寂寞的灵魂相互吸引,悄然相爱,结局以风间一因病逝世结束。

克哉翻看了一遍剧本,他之前已经了解了一些内容,可真真切切看到文字描述的时候,还是能感受到文字背后的情感。

平静的,美好的,又在命运面前无力的结局。

求而不得。

佐伯克哉最终决定接下这部电影,除了剧本和导演本身的因素,另一重没有说明的原因是,野岛申说另一个男主角将请御堂孝典来饰演。

他又想起了一夜情醒来的清晨,那是一场饕足的欢爱,记忆犹新。

电影开拍在三个月后,期间克哉推掉了大部分的通告,专心学习演技课程,短期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第一幕开拍的地点专门去了一趟北海道,风间一所在的医院在北海道。野岛把克哉和御堂叫到了一起,简单说明了一下第一幕的要求,还鼓励地拍了拍克哉的肩膀。灯光摄影就绪,第一幕开始了——

佐伯克哉饰演的青年工藤橘刚刚从住院部出来,他穿着厚实的呢绒大衣,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佐伯克哉被化妆师重新做了个造型,摘掉那副银色金属框的平光镜,头发染成了浅棕色。漂亮的蓝色瞳孔和咖啡色的短发,他就像一个刚出高中校园的学生,漂亮的脸部线条使得他看起来更加年轻。

他平日身体健康,鲜少生病。这次冬季寒流来势汹汹,没多注意便患上了流感性感冒。佐伯克哉裹着里三层外三层,随身背着吉他,里面还有一个文件夹,放着密密麻麻的曲谱。他背着专业课程的作业来医院吊了一天的针,连续了好几天总算是康复出院。

佐伯克哉浑身透着一股青涩,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张力,褪去所有的锋锐和成熟。他站在昏黄微亮的路灯下,细细的雪花落在他的肩膀上,纤长浓密的睫毛,低垂的眉眼,宛如画中走来的美少年。

野岛申坐在导演椅上,满意地看着佐伯克哉的演绎。他听闻这个富有音乐才华的年轻人已经不久了,在开拍之前他还有所担心佐伯克哉是否能驾驭工藤橘这个角色。他有着工藤橘那股子音乐才华的气质,站在原地便是一道风景线。直到现在,野岛申又一次确定工藤橘就像为佐伯克哉量身打造。

他再也没有往日的锐利,如同收入剑鞘的宝剑,只剩下少年人特有的年轻与美好。佐伯克哉沿着小路拾阶而上,他前来看病的这家医院附近有一处温泉疗养院,不少游客慕名而来。

如今,他打算在温泉疗养院的客房里住一晚上,夜深人静的环境里,去补完他之前卡住的那一小节乐谱。温泉旅店在小路的尽头,克哉踩着小路的石子一步步走上去,终于远远地看到了温泉的木质招牌。

他走进旅店,在前台登记入住,便拿着钥匙前往指定的房间。他把文件夹的曲谱拿出来,吉他轻轻靠着墙立在一旁,拉开柜门换上旅店帮忙准备的浴衣。

佐伯克哉盘腿坐在清扫干净的榻榻米上,拿过吉他,微微调了一下调子,便手指拨弄琴弦,一边用笔在琴谱上勾勾画画。不得不说,这附近的环境确实不错。隔间的隔音效果好,或许是这几日客人稀少,一室寂静。

他写完最后那一小节的曲谱,站起来抻了抻身体,才懒洋洋地踩着木屐离开房间。这附近有一处公共浴池,克哉走过去发现人并不是很多,温泉旁立着一块指路牌,再往里走还有一处酒泉。他一时好奇往深处走,一路溜达地哼着刚刚写好的调子,轻快的音符散落在氤氲的蒸汽里。

酒泉基本是半开放的,中央一大池的温泉,袅袅上升的热气,呼吸之间是浓浓的硫磺味。工藤橘绕着温泉旁的石子路往里走,温泉不远处有个休息室,供泡温泉的人进室内休息所用。

他走到休息室前,想要进去临时歇个脚,和纸门被大力地拉开,佐伯克哉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景致。休息室里一片寂静,这里只有两张单人床,并不同于其他休息室。佐伯克哉思考了一下,大概是他走错了路。

其中一张单人床上躺着一名男子,他穿着明显大一号的病号服,躺在套着白色被套的被褥里。消瘦的右手露在袖子外,随意地搭在被子上,皮肤苍白,手背上清晰可见青色的血管。他出神地望着病房的窗子,透过带有哈气的玻璃,看向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

他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微微地偏过头来,他整个动作仅仅是转动了一下颈部,整个人透着苍白瘦弱的气息。就像一株被放进玻璃瓶的玫瑰花,随时会凋谢。

佐伯克哉和御堂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他彻底忘记了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不如说他被眼前的所见所景震撼了。

那个总是一脸漠然和骄傲的御堂孝典,此时病怏怏地躺在床上。他苍白虚弱,被染成黑色的发丝柔顺地贴合在侧脸旁,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影帝,也不是一夜情时在佐伯克哉身下承欢的男人,他脆弱地像是随时会离开。

他轻轻地眨眼,淡紫色的瞳孔像是剔透的水晶,不掺杂任何杂质,有着世界上最本真的美好和希望。有人曾经在娱乐报刊上大肆评价佐伯克哉,其中更是写到,“我仿佛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冰晶般的蓝色,我的灵魂和身体一并被吸引。”这一刻,佐伯克哉忽然觉得,御堂的眼睛才应该是最漂亮的,当他不含任何情绪,只是直直地与你注视,不含情欲,不含骄傲,任何一个人都会被击中。

很多年后,佐伯克哉回想当年是怎么喜欢上御堂孝典的,都说感情总是突如其来,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发生了。可是细细回想,一定是电影拍摄中那短短的对视,心脏的跳动忽然加快,咚咚地搏动,里面藏着各种各样的情愫流转在身体里。

评论(7)
热度(24)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