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佐伯克哉生贺】开挂人生

这周的鬼畜眼镜六十分活动主题是眼镜生贺www

就先写个文做个贺文,等到生日当天再放另一个生贺(虽然是以前搞的了

12月太忙,终于抽空写了一篇了T T

等一月放假了开始填坑QvQ(狭路相逢和无眠之夜

寒假打算搞本松的玻璃镜二刷,这里问一下有木有人想收~就是个纪念性质的快印,想收的可以私信我(目测没有((


*有病的生贺(别打我呀=w=

*真的,真的,真的,很,深井冰((

*全员向,无CP(恶搞万岁ww

*做好心理准备请往下看


开挂人生


枕边的手机嗡嗡地震动着,还发出欢快的音乐声,“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佐伯克哉闭着眼睛在床边一阵摩挲,摸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有,他干脆伸手拿起叠放在床头柜上的银框眼镜。

戴上眼镜的瞬间,整个世界都不太一样了。佐伯克哉还来不及多想,思绪就被停不下来的“Jingle bells”打断。他有些粗暴地摁掉闹铃,挑眉看着平静下来的手机,用眼神鄙夷了一下另一个人格的品味。

他稍稍在床上多了一会,就翻身下床找衣服,昨天晚上另一个人格的佐伯克哉和本多出去喝酒,两个人酩酊大醉,比起醉醺醺的本多,酒量更好的克哉更加清醒一点,不过回到公寓也是整个人直接扑向床铺,衣服脱到一半就睡着了。佐伯克哉捡起地上的廉价西装外套,扔到了洗衣篓里,又从衣柜里翻出上次掌控这个身体时,买的一套高档西装外套。

今天是星期六,是个难得的休息日,12月整个菊池分公司都忙得鸡飞狗跳,终于在年末的尾巴赶完了大部分进度。佐伯克哉拿出那套高档西装外套时,眼镜的透明镜片显示出一小行字——恭喜您触发鬼畜系统。

克哉皱了皱眉,怀疑是不是眼镜坏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就眼前发黑,意识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晕倒在了地上。

 

“恭喜您进入鬼畜系统。”机械的男声响了起来,听起来冷冰冰的。

佐伯克哉被钝痛刺激地醒了过来,他先是有些愣怔地睁开眼,紧接着又听到毫无感情的男声继续说,“佐伯克哉先生持有一级道具:眼镜。进入开挂模式。”

……什么?!

眼镜镜片上嗖嗖地显示出一行行文字,佐伯克哉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戴的眼镜其实是谷X眼镜。

“鬼畜系统里,这是一个种马的世界,恭喜玩家佐伯克哉触发人生巅峰模式,您将在此世界里征服众多女子,开挂道具为Mr.R牌眼镜,祝您游戏愉快。PS:只有打败终极BOSS才能脱离系统&鬼畜世界。”

……

…………

佐伯克哉扯了扯嘴角,半响也说不出一句话,系统凉凉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由于数据有误,无法展开种马的充要条件……”

……什么是充要条件?!

“哦,充要条件就是充分必要条件。”说了等于没说。

“由于Mr.R牌眼镜的初始设定是调教系统,故无法触发攻略妹子种马模式,也就是说没有妹子您无法达成种马目标,但由于本身设定里有众多男子,请佐伯克哉先生达成左拥右抱各种美男的终极梦想。”

Mr.R牌眼镜:吾王的目标不是后宫是调教(¬_¬)!

冷冰冰的男声解说完毕,眼前的场景骤然变化,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佐伯克哉卷了进去,又像是吐垃圾一样,把他噗叽一声丢在了空无一人的沙滩上。佐伯克哉大脑有些放空,接连的变故让这个自信满满的人格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立刻就冷静了下来,从终极目标来说,调教也算是蛮有趣的。

他从湿润的沙滩上爬起来,动作优雅地拍掉附在袖口的小沙子,耳边又响起了系统的提示声:“恭喜佐伯克哉先生遇到须原秋纪。”

“克哉先生!!”金发绿眸的男生激动地说,他绿宝石一样的瞳孔散发着难以置信的激动,他飞快地小跑着,站在了克哉的眼前。

……这是谁?佐伯克哉站在原地兀自思考,画风一变,镜片浮现出一幕幕动态图片。他看着哭泣着被压在身下的男孩,又和眼前的须原秋纪作了一下对比,恍然想起是当时觉醒这个人格时,确实见过这个男孩。

“恭喜佐伯克哉达成攻略&调教须原秋纪成就。”

……等等!什么时候调教了?!!

“进入下一模式,读条ing——”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佐伯克哉置身在一处天台上。他穿着另一个人格自己买的廉价西装,正在天台上抽着香烟。佐伯克哉咬了咬烟屁股,大脑迅速地整理了一下眨眼间发生的事情,试着得出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测,后背忽然传来一阵大力。

“恭喜佐伯克哉失血50点,失血技能为来自本多宪二的熊抱技能。”

……这个系统还有血条?!佐伯克哉看了一眼镜片,空空如也,和普通的眼镜并没有什么区别,更看不到所谓的血条。

“克哉!什么时候上来的?”本多从背后大力拍打着克哉的背部,感受着一下一下的力度,佐伯克哉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会失血50点。

“对了,之前片桐先生让你去办公室拿一下文件。”本多也站在天台上吹着风。

“恭喜佐伯克哉进入搬东西情节——Loading——”

克哉堪堪扭头来得及看了本多一眼,这个大学同学还靠在围栏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闲聊着,下一秒,他就像被丢进滚筒洗衣机里面的一件衣服,和着有规律的节奏在洗衣机里转啊转,最后被“呸”地吐了出去。

克哉抹了一把脸,脸上有一阵湿意,他仰着头看到丝丝缕缕的细雨从天空飘然而落,周围的路灯昏黄,街道安安静静,备显寂寥。

“佐伯君。”片桐在不远处朝他招了招手,他的脚下有一个个巨大的箱子堆在一起。佐伯克哉想起有一次也是帮这个组长搬东西,似乎还是一箱橘子?他并没有过多地挣扎和思考,就顺着系统的指令走到片桐眼前,帮他搬起了箱子。据片桐说明,是要搬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附近。至于为什么要去小公园附近,片桐也解释不清楚,克哉也没有多问,多半是系统出现了BUG。

两个人搬着箱子花了不少的时间走到公园附近,片桐微笑着聊着家里的鹦鹉,佐伯克哉嗯嗯地点着头,随意地把话题接下去。

终于到了公园,箱子被放在公园内的木椅旁边,佐伯克哉站在原地等着系统的抽风指示。

“您好,指示并不抽风。由于佐伯克哉先生的不敬行为,现在进入BOSS战场景!此次没有读条模式,请做好一决生死的准备!!”系统气愤地说。

在经历了三次惨绝人寰的场景转移,佐伯克哉已经适应了不少,没有之前眩晕恶心的感觉,就到了一片空荡荡的操场。操场上除了佐伯克哉还有一个人,以及一个白色的虚影。

他眯着眼睛仔细看着,发现那是另一个自己。

不得不说,看到另一个人格的自己站在自己眼前,真的是蛮奇妙的一种体验。就算他万分嫌弃另一个人格的自己,也还是对他能够走到现在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佐伯克哉人格N,触发小BOSS虚影泽村,无道具,为未开挂模式。请佐伯克哉人格M给佐伯克哉人格N擦屁股。”

克哉被翻来覆去的M和N搞得有些凌乱,他迈着长腿走到虚影泽村面前,泽村就是一个披着白色被单的……类似鬼魂的样子,只不过在被单中央写着“泽村纪次”四个大字。克哉抬脚狠狠揣了过去,虚影泽村狼狈地在地上翻滚了无死角的720度旋转,最后一个打滚又从地上翻身起来,怒气冲冲地说,“克哉君!你!!”

泽村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大风呼啦地吹过,被单被大风卷离地面,嗖地飘远了。

“完成小BOSS击败成就,进入大BOSS模式,输了也请不要哭。”系统又变成凉凉的语气。

克哉只来得及看一眼另一个人格的自己,又是一股大风,像吹走泽村那样,把佐伯克哉整个人卷了起来,像个纸片一样在空中打着旋。在经历了漩涡,滚筒洗衣机,恭喜佐伯克哉达成了空中飞舞的成就!

小时候的佐伯克哉总是仰躺在草地上出神地望着天空,白云慢悠悠地飘着,他总是在想白云在空中是什么感觉。过去了很多年,他忽然明白了这种感觉,并且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

佐伯克哉忍住眼前的眩晕,扶住身旁的树干,整个人还没回过神来。

“是你啊,佐伯。”带着疏离感的声音说。

克哉抬起头,强忍住胃里的翻滚,意外地盯着站在眼前的男人。

是御堂孝典。

上一次和这个男人见面还是在MGN的办公室里,他坐在部长办公室里,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冷眼旁观着跑进来的八课组员。克哉又想起了之前那次交锋,最终以八课争取到项目为结果。

现在御堂的头顶上写着硕大的英文——Big Boss。

御堂把文件卷成桶状,作出攻击的架势,“之前你不是说想要挑战我吗,佐伯?”

佐伯克哉的身体不受控制,自发地捡起了地上的一截枯树枝,举着树枝朝御堂冲过去。

树枝断——

文件赢——

电光火石之间,枯树枝在断裂的一刹那,一个身影从灌木丛里窜了出来,以一个极其完美的翻转打滚姿势,精准地停在了佐伯克哉身前。

“克哉先生!”一个橘黄色头发的男子凑到克哉身前,脑后还扎了一个小辫子,佐伯克哉在记忆力搜寻了许久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忆,最后仍是一片空白。

“克哉先生近视吗?之前没见你戴眼镜啊。”五十岚太一打断了克哉和御堂的对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伸手去抓挂在克哉鼻梁上的眼镜。

这是另一个人格认识的人。佐伯克哉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克哉下意识地往后仰,就在五十岚太一马上逼近银框眼镜时,眼前一阵白光,刺眼地让佐伯克哉不得不眯起眼睛。

“佐伯克哉先生由于不符合系统要求,未能完成调教&后宫终极目标,现被强制退出系统。”

“正在驱逐——”系统又补充了一句。

最后回过神的时候,他正坐在公园的长木椅上。路灯静静地照亮了不远处的街道,头顶是只剩下叶片的樱花树,晚风萧瑟地吹过,像是在凉凉地嘲讽着他。

远处有一个黑色的身影缓步走来,劲风吹起风衣的下摆,在空中舞出好看的弧度,克哉懒懒地靠在长木椅上,盯着Mr.R走来的身影。

“吾王……”金发男人站定在克哉身前,微微躬身。

“请让在下成为吾王的腿部,不,鼻梁挂件。”男人单片镜片后的瞳孔闪烁。

Mr.R牌眼镜,你值得拥有。

 

 

 

 

 

 


评论
热度(9)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