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狭路相逢2

@愛酱  这次好像AT成功了?

*下周没时间码字了,争取这周结束前多摸摸鱼((

*下一章有肉(nitama

*前两章已经1W字了……所以肯定2W写不完啦T T


两个男主角第二次争锋相对同样是偶遇,只不过御堂是和佐藤和同校的同学,一起去附近的一家温泉酒店度假,两个人在短短的时间里,好感迅速升温成倾慕,而克哉也正是派人查到了佐藤的出行计划,先两人一步在温泉度假酒店入住。

御堂和同舍的舍友走在队伍的尾巴处,边走边聊,他们距离订好的度假酒店大概还有三十分钟的路程。走在前面的佐藤凑到闺蜜身旁轻声说笑,还不忘回头打趣一下前几天御堂的舍友发生的糗事,又娇羞地停顿了一下,夸赞御堂在院内辩论会决赛的精彩发言。御堂点了点头,嘴角挂着礼节性的微笑。佐藤默默地撇了撇嘴,就扭回头继续和闺蜜聊天了。

佐伯克哉订的房间有着宽敞的露台,摆放上一个陶瓷浴缸,水龙头是一只雕刻的龙头,左右可以调节水温。佐伯克哉拧开开关,哗哗的流水注入浴缸里,他回屋脱去外套和内衣,紧紧是在腰间简单地围了一条浴巾。

克哉把手伸进水里试了试水温,温度稍微偏热,属于刚刚好的程度。他把手机放在浴缸旁边的一个小平台上,上面还放着从房间刚泡好的咖啡。佐伯克哉迈进浴缸里,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泡在水里,左手捞过手机,手指划过锁屏,上面显示的时间离佐藤到达还有半小时。克哉又把手机扔回原位,靠在浴缸上稍稍小憩。

约莫二十分钟后,克哉从水里起身,拿过平台上放着的毛巾,草草地擦了一遍身子,就拿着手机回到房间换衣服了。

他对着镜子穿上一件薄衬衣,外面套了一件卡其色的外套,手腕上是劳力士的一款手表。克哉把手机揣进兜里,随身带着房卡,慢慢地往下走。

“好巧啊,佐藤。”佐藤百合子在剧中饰演的女主角也姓佐藤。克哉先是吃惊了一下,接着又温柔地笑起来打招呼。

“啊!好巧!!”佐藤讶异了一下,又悄悄地往御堂的方向瞥过去。

克哉顺着佐藤的视线往后看,正好和扭过头来的御堂对了个正着。他稍微想了一会,又轻笑出声,和之前和佐藤打招呼的笑意完全不一样,带着一股淡淡的不屑。

“是你啊。”

“……上次很抱歉。”御堂显然也是认出了他。

同行的同学已经从前台处办理好入住手续,手里拿着房卡正在分发,“你们几个别呆站着啊,过来拿房卡。”

御堂礼貌地冲克哉点了点头,转身拿过房卡先一步走到电梯前。

克哉跟在御堂后面,看着他点了上升的按键,跟他无言地在原地等电梯。电梯叮咚的提示音想起来,两个人走进电梯,克哉按下自己佐藤所在的楼层,他瞥了一眼御堂手里的房卡,似乎也在同一个楼层。

电梯平缓地上升,数字不断地变幻着,克哉忽然回过头,把御堂压在电梯的角落里,两人的距离十分的微妙,几乎要鼻梁贴着鼻梁,眼底的情绪却是一场无形的风暴,他语气平静但强硬地对御堂说,“离她远点。”

“好!!!!”导演坐在导演椅上满意的拍手。今天的摄像任务并不算多,克哉今天的工作基本已经完成了,他礼貌地对御堂笑笑,不动声色地拉开过于暧昧的距离,“御堂先生的演技很棒,希望下一场也能被御堂先生指点。”

克哉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水瓶,拧开瓶盖喝了几口,准备穿上外套先离开片场,他最近还打算拍一个MV,克哉刚刚转过身,扣上外套的扣子,就听到御堂在身后说,“虽然你的演技还不够精湛,但是还是很不错的。”

克哉还是稍稍地惊讶了一下,很多人评价影帝御堂孝典总是带着一股太过于明显的疏离,你可以说他冷漠,也可以说他有点不近人情,但是还是有很多后辈评价他确实是一个足够优秀的演员。

佐伯克哉忽然意识到,苛刻严厉的外表下,御堂孝典的本质并不是不近人情的,就像他平时个人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习惯,那是一种追求完美的自我要求罢了。

“那有机会希望御堂先生能指导一下。”克哉推了推眼镜说。

 

藤田正坐在MV拍摄地点里的一片阴凉区域刷着iPad,距离佐伯克哉和御堂孝典主演的电视剧播出,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现在论坛上有很多网友开始刷相关内容,藤田滑过一条条新发布的帖子,吃惊地看着跟帖。

“在看什么?”克哉擦着头发站在藤田身后问。刚刚MV的拍摄要求的效果是一场细密的小雨,克哉站在小雨里望着远方出神。

“啊,佐伯先生,是论坛上有关电视剧的信息。”藤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不该给克哉看刚刚刷出来的好几条回复。

克哉微微弯下腰看着藤田手里的屏幕界面,上面很多网友的回复——

标题: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男二号应该和男一号在一起吗?!!!

啊!为什么男一号和男二号不在一起,那句“离她远点”!!!!!Boom!!!!!!

№1☆☆☆我在电视前面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于XX:XX:XX留言☆☆☆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而且两个男主角的初见不是小说的翻版吗?!感觉经典桥段的样子(大哭

№2☆☆☆似曾相识的感觉于XX:XX:XX留言☆☆☆

好好的一个言情剧你们是怎么解读的!!我佐藤多可爱!!明明应该是佐藤和男一在一起TvT

№3☆☆☆佐藤Love——!!于XX:XX:XX留言☆☆☆

明明佐藤应该和男二在一起!霸道总裁什么的!!

№4☆☆☆听说佐伯克哉要出新MV于XX:XX:XX留言☆☆☆

等等,这个帖子不是应该讨论男一和男二的基情吗0.0

№5☆☆☆导演NC粉于XX:XX:XX留言☆☆☆

……

……

克哉扫了一眼,又滑动着屏幕往下拉着浏览了一遍,最后无声地笑了出来,退出了浏览器,把iPad还给藤田,“好了,别看这些了,经纪人刚刚来了一条短信。”

“R先生来消息了吗?!是有新的工作吗_( ゚Д゚)ノ”藤田急匆匆地放下手里的iPad,从后面的背包里捞出手机查看最新的短讯消息。

克哉看了一眼专注手机信息的藤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解锁屏幕后进入的是邮箱界面,里面是御堂刚刚发来的一个简短的邮件——今晚要对戏吗?

“没问题,去御堂先生的公寓可以吗?”克哉手指灵活地在屏幕上滑动,确认无误,发送。

“嗡——”手机震动地提示有一条新讯息。

“好。”克哉看了一眼立刻发过来的简讯,上面显示的发件人是御堂孝典。他按下关机键,屏幕迅速地暗了下去,助理小跑地通知编导那边有新要求,要佐伯克哉过去聊一聊。

克哉嘴上礼貌地应了一声,心里还在想着刚才和御堂来回的几条短讯。

 

今天的拍摄进度很顺利,差不多主要的镜头都完成了,克哉和片场的人打了个招呼,戴上墨镜就跟藤田离开了。藤田双手握在方向盘上,叽叽喳喳地跟坐在后座的克哉聊天,今天R先生的吩咐,和助理讨论午饭吃什么好。

克哉坐在后座,出神地望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傍晚的东京总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人潮像是一个个光点,在地上移动来移动去,车水马龙的街道流光溢彩。

“佐伯先生今天也要去御堂先生家里对戏吗?”藤田边开车边问。

上一次两个男主角对手戏后,御堂稍稍鼓励了一下身为后辈并且歌手出生的克哉。后来克哉找机会在休息时间和御堂对戏,有一次御堂有个紧急事情要处理,本来约好的时间也只能作罢,御堂歉意地道歉,并且说如果佐伯克哉不介意,晚上可以到他的公寓继续对戏。

佐伯克哉闭上眼睛,靠着椅背稍稍小憩。

其实只是刚刚发生了的事情,却好像过去了好久。手机里躺着的和御堂来往的讯息,有时候一天有好几条,有时候好几天都没有,可是无论是怎样的频率,看到这个人的讯息发送过来,内心一个小小的角落会有幼兽伸出爪子挠啊挠。

御堂孝典其实也是个很有趣的人。

佐伯克哉想了想,大脑内多给御堂贴了个标签。

御堂的公寓在东京郊区的一处私人性很强的小区。藤田在小区的栅栏外停下车,打开车门跑到门房处,拿着手机说明,一会又给御堂打电话,门房反复确认了,才把这辆车放进来。克哉来这里也不是第一次了,轻车熟路就找到了御堂公寓所在的位置,他按下外面的门铃,隔着机器,他听到男人熟稔的嗓音响起来,有着机器的沙沙声,听起来像是失真一样,“是佐伯君吗?稍等一下。”

御堂就像他说的那样,并没有让佐伯克哉等很久,仅仅是几秒的时间,御堂就披了一件外套走出来。他打开房门,示意佐伯克哉可以进来。

藤田站在佐伯克哉的身后,“啊,我就不用了吧,之后佐伯先生离开之前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这个小区的出入还是有点麻烦的,你留在这里也没问题。”御堂淡淡地说。

“真的吗!!谢谢御堂先生。”藤田简直是出乎意料,也就应了御堂的好意,和克哉一起进了他的私人公寓。

御堂的公寓分为上下两层,一般对戏都是在二楼的书房。御堂指了指桌上刚煮好的咖啡,还有一罐方糖和一瓶咖啡伴侣,跟藤田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就和佐伯克哉一起登着台阶上楼了。

佐伯克哉跟在御堂的身后,书房中央有两把椅子,有两面和墙一样宽大的书柜,中央的天花板是透明的玻璃窗。克哉坐在平时造访这里坐的木椅,仰着头看着通透的玻璃窗。稀稀落落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窗子,玻璃很干净,看起来经常有人负责清洗。一束束光从头顶打到地面上,留下一片金砂般的濡湿痕迹,像是时间都要静止,所有的美好都应该静悄悄地停下脚步。

“今天来看第十集的内容吧。”御堂手里拿着台本,也坐了下来。

“好,我都可以。”克哉笑着说。

“呼……先这里吧。”御堂翻到台本的第69页,“所以你想要什么?金钱还是爱情?”

御堂所饰演的男一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他没有显赫的背景也没有太过于闪光点的部位,唯一能够说得上可圈可点的,也仅仅是认真。女主角爱上了认真的男一号,面对强大的情敌,有着巨大的财力和门当户对的资质的男二号,他无可避免地有些心生怯意,那些藏在外表下的自卑蠢蠢欲动。

克哉听着御堂富有感情的话语,调整了一下状态,接着说了下去,“我想要的仅仅是佐藤而已。你可以选择离开他。”他依然带着骨子里的骄傲和对过于平凡的情敌的不屑。

御堂和克哉两个人坐在书房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御堂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快晚饭了,佐伯克哉也没有多说什么,和御堂道了别就叫着藤田离开了。

晚上凌晨12点的时候,御堂坐在书房正在灯下看书,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滑开屏幕,上面显示着一条新信息——

母校60周年的校庆,御堂先生要去吗?

佐伯克哉。

“打算去。”御堂一字一字地输入。

“当天上午正好有一场戏要拍,结束的时候我和御堂先生一起回去看看母校吧。”克哉和御堂是一所大学毕业,只不过一个人学习唱歌,一个人学习演戏。

“好。”御堂的手指停在了发送键的地方,手机上显示着黑白分明的字体,还有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来往交谈。可是又有什么值得奇怪呢?御堂并没有多想什么,他把已经编辑好的信息点下了发送,小小的信封嗖地飞出去,不过两秒的时间,手机已经提示“已发送”。

 

校庆的那天上午,快中午的时候,两个人连午饭都来不及吃,就急匆匆地离开片场,坐上了御堂的车驶往母校。四柳坐在驾驶座,有时候会稍稍聊几句话。

御堂和克哉赶过去的时候,校庆已经开始了,隔着老远就听到麦克风和音响的巨大声音,周围是推搡的人群,黑压压的望不到头。克哉抓住御堂的手腕,拉着他往里面挤。

御堂先是稍微挣扎了一下,他前行的过程中被来往的人群推来推去,最后也只能无奈地任由佐伯克哉拉着他。两个人终于挤到了前排的位置,对应了一下邀请函,找到对应的位置,正好是前后座的关系。

克哉笑了一下,促狭地看着御堂孝典。御堂没说什么,轻轻挣开被拉着的手腕,什么也没说就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有时候御堂先生就是太严肃了。”克哉也在前面落座,还偏偏扭回头调侃一句,不等御堂回击就自顾自地扭回头去。

主持人在舞台中央拿着麦克风简单介绍了一下,本校的校长就从前排起身,走到舞台上简单地致辞,感谢诸位校友的参加云云。期间,御堂孝典还被邀请上台稍稍讲演,克哉坐在座位上,懒懒地看着御堂站在舞台中央,音响放大了已经熟悉的嗓音,隔着的距离有点远,克哉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应该是和平时一样没什么笑容的。

校庆结束后,克哉和御堂一起去学校附近的饭店吃了午饭。这件饭店是克哉大学时光里,经常光顾的一家拉面馆,店长已经经营了十多年,口碑非常好。两个人点了两碗评价最好的拉面,热腾腾的拉面摆上桌,升腾的热气糊了佐伯克哉的眼镜。御堂坐在他对面笑了出来,克哉抽了抽嘴角,淡定地摘下眼镜放到了一边。

下午两个人还有各自的行程,吃完午饭仅仅是在校园里面逛了逛。克哉走到了大学的400米操场旁边,操场上还有稀稀拉拉的学生坐在上面午餐。克哉和御堂沿着铺好的小路在树荫下慢慢地走,浓厚的阴影打在混凝土的土地上,树影婆娑地晃动。

“我记得之前拍摄的时候,是和这里差不多景色的地方,遇到的佐藤。”克哉说。

御堂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路旁确实有一个还崭新的木椅,枝桠从木椅后伸出来,遮挡了大部分阳光。“是么?”御堂眯着眼,午后的日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就是眼睛还不太适应如此强烈的光线。

“现在遇到的是御堂先生。”克哉镜片后的眼睛微微弯起来,笑着对御堂说。


TBC.


评论(11)
热度(23)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