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狭路相逢1

*点梗 @爱酱

*娱乐圈paro

*半个月里面感觉忙成狗,今天终于抽时间撸出来一点了(为了证明我有写,先扔一点混个更TUT

*我觉得我已经越来越没有文笔这种东西了TAT

*我觉得2W字内我能写完这篇哇咔咔!!!


狭路相逢


御堂安静地坐在床沿,木头格子的窗外是终年不化的雪山。御堂环视了一圈这个简易的平房,在愈发现代化的社会里,简易的结构和罕无人烟的大山,无论是两者中的哪一个,都显得十分稀奇。木头格子窗下有一张木桌,上面还有着浅浅的划痕,厉风在上面有着经年的打磨,木头已经不再崭新漂亮。御堂轻轻从床上起身,手指覆上放置在木桌正中央的纸张。纸张也是泛黄的,边角还翘起开裂,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翻出来的,上面有着黑色的字迹。

御堂又拿起纸张看了一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从大山的主峰尖泻下来,如同流淌的金砂。金字塔状的主峰像是一个挂帅出征的将军,泛着淡淡的红光和金黄。御堂站在原地愣怔地看着自然的瑰景,她有着城市所没有的美好和宁静。

御堂沿着小路往主峰的方向走过去,路上有一条人为开辟的通路,此处的山民经常上山找药草,有时候还摘一些果子解渴。御堂走到了大山里的一处峡谷,走在一米见宽的悬崖路上,他低头向下望,湍急的河流,数丈高的悬崖。

“这里风景如何?”背后有男人的声音响起,御堂缓缓扭回头去,看到了意料之内的面孔。

“一路跟的我辛苦吗?”御堂讥讽地问。

“不辛苦,附近的景色很不错,正好可以欣赏一下,而且你走得也不算快。”男人摊了摊手,脸上挂着的不是平时公式化的笑容,带着点漫不经心和无所谓,“那么,风景欣赏完了,能烦请部长说一下佐藤逃到哪里去了吗,你们也算是情人一场?”

峡谷里山风呼啸而过,瀑布倾泻如注,奔腾的河水携浪卷行,一发不休。御堂又低头看了一眼,才慢慢地回答,“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吗。”男人玩味地笑了起来,微微偏过头审视着御堂,低沉磁性的嗓音又说,“那不知道,然后呢?”

“呵……”御堂低低地笑了一声,山风吹乱了没有摩丝定型的头发,御堂面对着男人,一点一点地往后退,又薄凉地说,“与你何干?”

“东西我放在了那个木屋里,纸上写的东西应该是你上司一直想要的,至于你想要的……”御堂垂着眼,嘴角却扬起嘲讽的弧度,“谁知道呢?”

御堂慢慢地推到悬崖边出,脚边的石子从崖边坠落而下。男人站在御堂不远处的对面,看着他仰起头,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这个世界,然后身体向后倾倒,坠下了悬崖。

“等!……”男人瞬间睁大了眼睛,冰蓝色的瞳孔放大,惊恐,慌乱和难以置信,所有不应该在男人脸上浮现的情绪统统出现。

“卡——!”不远处坐在导演椅上的导演大喊,他拍了拍手里的剧本,操着一口不熟练的日语激动难耐,“太棒了!!简直perfect!!!就是最后那一幕!!!Oh!!!!!”

克哉朝导演微微笑了一下,转身接过助理手里的外套,披在了肩膀上,“御堂先生没事吧?”克哉蹲在悬崖边,朝下呼喊地问。

“没事的,刚刚我们在旁边看,御堂先生他很安全。”助理小跑着跟在佐伯克哉身后。

“是么。”克哉拢了拢肩膀上的外套,又朝山谷底部望了一眼,“那我先去休息一下了,藤田,麻烦跟导演说一下。”克哉扭头对新应聘来的助理藤田说。

 

佐伯克哉是当红的一名歌手,发行的专辑在榜单上从来没有跌出过前三,有人说他是唱情歌的一把好手,也有人说他古风也是得心应手。似乎没有他玩不转的音乐,凡是由他献唱的电影或者电视剧插曲,均能一夜之间人气狂飙。

你可以说这是跟风,但是无可否认,佐伯克哉确实是一个在音乐方面才华横溢的男人。

而现在,除了演唱歌曲,佐伯克哉接下了一个有关电视剧的通告。电视剧里面佐伯克哉的戏份不算很多,他是主要人物下的一个小下手,但是却有着和刚刚问鼎影帝的御堂孝典短暂的对手戏。

克哉坐在休息椅上看导演拿着剧本跟男主角一号的御堂孝典说个不停。

 

佐伯克哉当然知道御堂孝典。

从御堂孝典出道开始,他几乎是演技外貌两手抓,从一个小龙套走到男主角二号,最后成为无数个电视剧的男一号,之前出演的电影更是被评为最佳男主角。以前隔着荧幕,佐伯克哉只知道御堂孝典是一个看起来冷漠并且禁欲感十足的人,见到真人并且出演对手戏时,那种凌冽的感觉更加明显。

御堂孝典就像是一颗糖果,外面包裹着一层糖衣,上面写着冷漠,严苛,禁欲,以及佐伯克哉个人戳上去的标签——不顺眼。

不过无所谓。克哉接过助理藤田手里的眼镜——虽然不近视,他还是习惯戴一副平光镜。克哉翻了翻桌子上的台本,其实内容和台词他已经非常熟悉了,歌手出道的佐伯克哉,演技并没有大多数人谣传的那么糟糕。

“佐伯先生,明天去MGN公司要录制电影长歌的主题曲,R先生说大概早上九点抵达录音棚。”藤田翻出随身带着的行程小本子,按着上面记下来的文字开始念。

Mr.R是佐伯克哉的经纪人。顶着经纪人的名号,几乎神龙不见首尾。大概也就只有在接通告的时候,佐伯克哉能见到这个男人一眼。

克哉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他还记得第一次和这个男人见面时候的情景,他刚刚从海选里面落选,背着吉他坐在开满樱花的公园木凳上,花瓣扬起一股粉红色的海洋,当花瓣悠悠地坠落在地面上,佐伯克哉看到了男人的身影。

黑色的长风衣,透明的单片眼镜,长长的金色麻花辫。佐伯克哉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我的王,需要在下帮您吗?”

佐伯克哉推了推眼镜,又睁开小憩的双眼。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佐伯克哉,确确实实站在了镁光灯下。

 

第二天。

佐伯克哉咬着吐司,杯子里是刚热好的牛奶,电视里播着早间新闻。他草草地扫了一眼正在屏幕滚动的新闻,又觉得没什么意思,拿起透明餐桌上的遥控器,按下关机键就扔到不远处的沙发里了。

克哉看了看手表显示的时间,距离和藤田约好的时间大概还有十五分钟。他仰起头把牛奶一口气全部喝完,收拾了盘子和被子,放进了洗碗池里面。克哉转身走进卧室,拉开足有一面墙的衣柜,挑出最新时尚款的灰色外套,套在白色的便服外面。

佐伯克哉对着镜子推了推眼镜。

镜子里的男人有着亚麻色的短发,冰蓝色的瞳孔,一身简练时尚的衣服。

没有任何问题。

他拉开抽屉取出墨镜,把平光镜放回眼镜盒,戴上墨镜出了公寓。

藤田已经在楼下等着了,朝气蓬勃地朝克哉招了招手,“佐伯先生!”克哉拉开车门,微微矮了半个身子,钻进了汽车的副驾驶上。

 

长歌是一部讲述日本明治时期的电影,克哉戴上耳机,脑海里闪过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和物。带着历史的苍凉和时光的穿越感,他轻轻唱起了前奏。

御堂从MGN顶楼的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路过五楼的录音棚,看到的就是戴着耳机,闭着眼睛享受一般的佐伯克哉。

之前电视剧的短暂合作让两人有了实质性的第一次接触,平心而论,御堂不是很喜欢这个歌手出生的大明星。他的演技虽然在歌手里算是不错的,可是放在演员里,实在是不敢恭维。

“我穿过长长的街道。”

御堂看到录音棚里的男人翘起了嘴角,带着悲伤和无力的歌词被缓缓地唱了出来,像是傍晚的海潮慢慢地拍打着海岸,赤裸的双足感受到清凉的海水拂过又离开。

“那一年的秋风里,我在站台旁遇到了你。”

御堂原本想离开的步伐顿在了原地,他听不到伴奏,只能隔着距离注视男人投入唱歌的面容,明明只是平常最简单的词汇,拼凑到一起,带着音乐的魔力,御堂第一次感受到音乐艺术给人带来的感动。

长歌,长歌,一曲长歌。

带着时代的悲哀和无力,一场意外的爱情,一场必然的结局。

苍凉而凄美。

“御堂?”旁边的经纪人四柳扭头轻声问。

“啊,抱歉,我们走吧,四柳。”四柳的询问把御堂从沉浸的思绪中拉了出来,他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又匆匆地瞥了一眼闭着眼录歌的佐伯克哉,才快步离开MGN大楼。

 

半个月后,御堂坐在公寓里的沙发,手里拿着的是四柳刚刚打印出来的通告。

四柳帮御堂接了一个电视剧,名字是平凡恋人。里面御堂饰演男一号,女主角是新晋的演员佐藤百合子。御堂有些愣怔地看着打印纸上白字黑字的内容,男二号是佐伯克哉。

半个月前录音棚遥遥望见的景象忽然又浮现在了脑海,御堂靠坐在沙发里,手里翻着打印的纸张,想着的却是那首主题曲。

“御堂,你觉得怎么样?”四柳脱掉外套,坐在御堂旁边问。

“啊?哦,没问题。”电视剧里面女主角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大小姐,她和饰演男一号的御堂在大学相遇,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真爱。御堂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佐伯克哉饰演的男二号则是日本国内著名上市公司的年轻总裁。他继承了硕大的家业,在回母校作讲座的时候,遇到了青葱般美好的女主角,然后一见钟情。大小姐不屑于空有金钱的总裁佐伯,最后选择了平凡的恋人御堂,两个人一起走了下去。

御堂翻了翻剧本,有着女性观众口味偏好的剧情,更是有一些故事上的创新。四柳还带来了其他的剧本,御堂简单地看了看,思考了一小会,还是决定选择这部平凡恋人。

 

御堂到达片场的时候,佐伯克哉已经和编剧开始聊天了。隔着一小段距离,御堂都能看到银色边框眼镜底下侃侃而谈的笑意,站在克哉对面的编剧是个年轻的女子,一头长发挽到耳后,脸上还扑着淡妆,说话过程中止不住地掩嘴笑着。

“你好,宫野女士。”御堂步伐优雅地走到编剧前,笑着打招呼。

“哎呀哎呀!!御堂先生!!我妹妹是你的死粉,快帮我签个名!”宫野从身后的椅子上抓过自己的斜挎包,拉开拉链,从里面取出一支签字笔和便利本,指着便利本首页的空白说,“这里这里,谢谢~”

御堂接过签字笔,翻开便利本的第一页,嗖嗖地签了个名,又还给宫野。

“御堂先生的字真漂亮。”宫野看着用黑色签字笔写着的签名,轻声赞叹道,“我很期待御堂先生和佐伯君的对手戏哦。”

随后御堂和宫野简单地聊了几句,宫野和佐伯克哉道了别,又冲御堂挥了挥手手,才小步地跑到导演身边。

“御堂先生,好久不见。”克哉推了推鼻梁的眼镜,笑着打招呼。

御堂看着对方含着例行的公式化的笑容,忽然想起了半个月前路过录音棚看到的景象,于是他脱口而出,“电影长歌的主题曲……很好听。”御堂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应当怎么形容。

“有机会希望能给御堂先生参演的电影也唱一次主题曲。”佐伯克哉和御堂一路闲聊,一边往片场的方向走过去。

 

今天的拍摄任务是佐伯克哉所扮演的年少总裁与女主角的相遇。

佐伯克哉穿着一件黑色的薄衬衣,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外套,还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兜帽,下身是灰色的休闲裤。他迈着闲适的步伐走在阔别已久的母校。今天母校邀请已继承家业不久的他,来学校的大礼堂做一个讲座。克哉提前来了一小时,算是故地重游一番。

初秋的东京,叶片还没从葱绿褪成黄灿灿的颜色,捡起地上的落叶,依稀可见上面浅淡的叶脉。佐伯克哉站在经济学院的大楼前,抬头仰望着不算很高的建筑物,他随意地一扭头,目光捕捉到了坐在木凳上看书的佐藤百合子。女孩身后是一颗高大的樱花树,长长的枝桠伸出来,地上有着浓厚的阴影,她似乎注意到克哉的视线,专注书籍的目光顺着无形的丝线,和佐伯克哉对上了。

“卡!!”导演大吼,“佐藤你的眼神应该再自然一点!!要有惊讶但是又不能太过于刻意。”

“对不起对不起。”佐藤惊吓地差点把腿上的书掉在地上。

“重来!”导演朝摄影的方向大喊。

御堂站在不远处和四柳坐在椅子上,看着克哉饰演的男二号和女主角的相遇。佐藤百合子是一个新晋的新人,凭借清新的面容在一群新人中脱颖而出,大有成为新一代宅男女神的趋势。御堂看着佐伯克哉和佐藤的相遇,年轻的总裁和尚在求学的大小姐的初遇,就像所有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有着时光都要服软的美好和青涩。紧接着,克哉和佐藤沿着经济学院旁边的小路一路往里走,两个人一起闲聊,那场目光的碰触让年轻的总裁心生好感,在言谈中更是二见倾心。

御堂听着导演时不时跳起来大喊,“卡!!卡!!!”他把剧本卷成圆筒窝在手里,时不时拿着剧本敲打着桌面,“佐藤你应该XXX”或者“佐伯君你也引导一下佐藤的戏感XXX……”

和新晋的佐藤比,佐伯克哉受到导演的不满意明显少了很多,御堂坐在后面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部分的结束是以佐藤被好友拉去听学校今天办的校友讲座,本来不太情愿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却意外地发现演讲的男人正是下午偶遇的佐伯克哉。彼时,佐藤已经和御堂暗生情愫,就差最后的窗户纸没有捅破了。

御堂看了看剧本,又心里默背了一下自己的台词。佐藤和克哉的对戏结束后,就是御堂和佐伯克哉的初次争锋相对。御堂背完台词又看了一遍剧本,宫野写的剧情真是洒遍了狗血。他默默地想。

 

御堂和克哉初逢是在一个离学校有些距离的咖啡店。

御堂推开咖啡店的木门,上面的娃娃用录好的声音说,“欢迎来到博物咖啡店~~欢迎欢迎~~”

周六的下午恰逢客人多的时候,御堂找了一圈才勉强在一个靠墙的角落找到一个空位。御堂是法学院的高材生,他是法学院的辩论队一员,下一周就要进行院内辩论赛的决赛了,御堂拿着电脑和参考资料,打算在咖啡馆一个安静的角落好好整理一下。

御堂叫过侍者,桌上放着一个小卡片,是本日推荐的咖啡,御堂手里把玩着小卡片看了一眼,点了一杯意式咖啡和一盘芒果慕斯。御堂从电脑包里面掏出电脑,打开文档编辑器,正在对着资料进行整理和删改,忽然有男人的嗓音响在头顶,“请问这里有人吗?”

“啊,没人。”御堂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男人。佐伯克哉带着一副黑色的大墨镜,他刚刚结束了下午的董事会议,就近来到了离写字楼不远的这件咖啡店。御堂看了一眼男人身上的一套考究的西服,就不动神色地挪开了目光。他专注地对着屏幕敲敲打打,不多久,咖啡和芒果慕斯被送了上来,御堂端起温热的咖啡,手腕一滑,不小心打翻了咖啡杯。

褐色的液体从杯口漫出来,顺着桌面流到了佐伯克哉的袖口处。男人动作迅疾地抬手,袖口还是不可避免地沾染了褐色的痕迹。

“抱歉。”御堂短暂地失神后,立刻从木桌上的纸巾筒里面抽出好几张纸巾,站起来有些慌乱地擦拭着佐伯克哉被弄脏的衣服。

墨镜下的眼睛目光变得犀利,克哉却只是笑了笑,轻轻拂开了御堂慌乱的动作,带着漫不经心又傲慢的语气说,“不用了。”

御堂一瞬间僵住了,刘海下的眼神暗了暗,片刻后又冷静地抽离,“实在抱歉……”

他还想说什么,克哉却随意地摆了摆手。

第一次在咖啡馆的偶遇拍摄结束了。佐伯克哉摘下墨镜,坐在御堂的对面,扬起嘴角轻轻对着御堂笑了一下。

御堂想了一下佐伯克哉的年纪,也就二十出头,平时带着一副眼镜显得年龄大一些,此时没有任何镜片的遮掩,他年轻而帅气的面容清晰地露了出来。

御堂看到他冰蓝色的瞳孔,看到薄薄嘴唇翘起的弧度。这是一个不带有任何商业化性质的笑容,它随性而自然,御堂的内心忽然变得有些柔软。

 

TBC.

 

 

 

 

 

 

 

 


评论(6)
热度(25)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