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无眠之夜 6

lo跟我说有违规文字,我很费解=。=

编辑重来ORZ



御堂在办公桌上整理汇总最近的有关消息的时候,内线传来了好消息。执行部今晚的突袭取得好效果,在五十岚家族的一个据点,当场抓获了不少其家族要员,最后清点人数的时候,得到了五十岚家族本部的所在地和人员安排信息,可惜主将逃跑了,不过也算是有了不小的收获。

御堂结束工作后,返回了巴娜罗官邸。御堂推开大门的时候,嘈杂的说话声传了出来,是执行部的几个部下霸占了一楼的会客厅喝酒庆祝。御堂朝已经喝醉的几人点了点头,打算沿着楼梯上楼的时候,被几个部下来着要求一起喝酒,今天任务的成功和工作的顺利,御堂一个心软就答应了。等终于摆脱纠缠再来一杯的部下的时候,御堂几乎是醉醺醺地上了楼梯。

“对了,佐伯呢?”喝醉的大脑思考起来很费力,但御堂还是没有忘记问这个关键的问题,明明是执行部庆祝喝酒,却没有看到佐伯克哉的身影。

“哦,嗝……部长吗,他之前说要去什么夜总会调查,不知道今晚回来不回来。”其中一个血族举着酒杯回答。

“好。”


点我


御堂醒来的时候,大脑深处有着宿醉带来的头痛感,而与之相对的,一直以来体内对血液的饥渴被压制了下去,那股欲望总是蠢蠢欲动地搔弄着御堂的心神,每当从沉睡中睁开眼的瞬间,来自喉咙的干渴无论多少水,多少血液淀剂都无法满足,总会有一种空落落的难受感。

今早来自本能的冲动被平复,不能说被完全满足,至少在贫瘠的荒野上有那么些微的潮水漫过。御堂坐在床上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他被执行部的部员拉着喝酒庆祝,喝醉了上楼回房间看到了佐伯克哉,然后自己拉过他受伤的手腕,痴迷地吸食男人的血液。

血液的美味依旧在味蕾里回味,品尝过佐伯克哉的血液,人类再高等美味的血液都无法与之比拟。

简直就是饮鸩止渴。

御堂低头准备掀开被子下床,猛然间发现床上的被子和床单和自己房间完全不一样,他立刻扫视一圈整个房间,意识到这里是佐伯克哉的房间。

吱——木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御堂先生,早饭做好了,一起下楼吃吧。”克哉并没有进入自己的卧室,而是懒懒地靠在门框上,嘴角有着淡淡的笑容,目光却紧紧锁住御堂。

“……啊,我知道了。”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御堂不自在地别开目光回答道。

 

费尔赛。

有了前几日突袭得到的有效消息,指挥部根据已有的资料推断出,五十岚家族在东方的最重要据点位于东岛街和清泽路附近,泽村还专门跑到指挥部,提供路不少可能性的猜测,最终认为清泽路里,有五十岚家族据点的可能性更大。

确认了方针,御堂作为指挥部部长立刻联系执行部,通过内线和佐伯克哉直接交流,简短地说明之后,克哉挂掉电话,领着执行部一分队立刻行动。

 

御堂走在费尔赛的大街上,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离执行部行动开始已经过去不久,据第一分队的汇报来看,发现了一个据点,具体是什么情况还在观察中。从会议室里面讨论的时候,御堂看着整个方案总有一种不协调感,等议程结束,这种怪异感更是进一步放大。

御堂几乎是不对自己的感觉做出怀疑,他离开座位,动作利落地抓起便服和帽子,离开指挥部,决定亲自在费尔赛的大街上走一圈。

 

御堂没有穿绣有家徽纹章的正装,仅仅是一件样式普通的灰色风衣,领子被御堂立起来,宽大的帽沿遮住御堂的额头,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时半会是无法发现御堂的存在。

御堂走在东岛街的路肩上,姿态悠闲,目光却认真扫过街上的店铺。

五十岚家族涉足各种方面,黑白两道通吃,最近更是看上了珠宝行业,设计出各种各样的装饰品,在人群中颇为流行。远远地,巨大的广告牌上宣传着五十岚家族最新的红宝石项链,女模特白皙的脖颈上戴着金色链子串着的宝石项链。人类被模特十足的貌美吸引,而大部分血族更多的注意在毫无咬痕的白皙脖子上。御堂仅仅看了一眼就别开了视线,现在人类的血液已经不能够算美味了,吸引力自然下降了不少。既然有巨幅广告牌出现,那么其珠宝店应该也不算太远了,御堂估算了一下距离,大概再走十分钟就能到了。

有了目标,御堂便加快了步伐。费尔赛里面血族和人类共同居住,作为一个容纳两个种族的繁华城市,血液淀剂的店铺时不时就会出现一家。有一些便宜的小店会贩售各种廉价的淀剂,而高档的店面,则是最新研制的新品,以及用高血统血族的血液做成的,十分稀有而昂贵的血液淀剂。

高血统血族的血液淀剂经常有价无市,甚至有不少人类争相购买来讨好本地的权贵血族。御堂无意地看了一眼一个店面简陋的血液淀剂小店,打算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跳进了视线。

黑色的长风衣,亚麻色的头发,远远能看到银色金属框反射的光芒。

是佐伯克哉。

御堂难以置信地再次抬头确认了一下,确实是一个仅卖廉价血液淀剂的小店。作为一个血族,买血液淀剂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佐伯克哉如今身为佐伯家族的家主,还与血液淀剂开发人四柳关系不错,如今却去买廉价的小店买效用低的血液淀剂?!!

而且根据他出发前得到的消息,现在的执行部一分队应该是由佐伯克哉率领,在清泽路的五十岚据点观察动向,但是为什么作为领队的克哉会出现在这里?

大脑还来不及思考出一个可能性高的原因,御堂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已经从店铺里走出,步伐急速,隐隐能看到克哉将一个小瓶子放进风衣的上衣口袋里。

御堂没有细想就立刻跟上佐伯克哉的身影跟了上去,克哉走的是东岛街,那么清泽路此时的负责人是谁?!

克哉走的路线并不是朝向五十岚新开的珠宝店的方向,反而是一个劲转弯,往小巷里绕进去,御堂一路几乎是小跑着,才没把克哉跟丢。

御堂愣怔低看着仅不到一人宽的小道,确实刚刚克哉转过拐角走了进来,除了这条路,这里没有任何的出口可以选择。御堂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墙,侧过身慢慢走进去。

小路尽头是意料之外的宽敞。

一个不算很大的城堡矗立在小路尽头,石砖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没有人清理几乎要布满大半个墙壁。城堡的大门看起来破破烂烂,却没有过多的灰尘积在上面,御堂摸了一下大门表面,光滑无比,看起来有人定期在清理。

这个城堡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情报或者消息中,从外表来看,他应该有十足的历史,可是他破败的就好像几乎没有人使用。御堂不知道为什么克哉会选择来到这里,和刚刚他进入一个廉价店面买便宜的血液淀剂,一样都是无解的。御堂压低了帽沿,整了整外套,让自己看起来风尘仆仆——实际上刚刚贴着墙走进来已经沾上了不少墙灰。

御堂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从大门开着的小小缝隙,走进了这个阴森诡异的城堡。

城堡的内部和外面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区别,地上铺着的石砖缝隙里冒出不少杂草,墙壁上悬挂着不少火把用来照明。御堂走进大厅,一股破旧的,经过时光洗礼的感觉扑面而来。御堂抬头看着大厅中央升至二楼的楼梯,墙壁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相框,不过被一个厚实的灰布遮了起来。御堂走近相框,掀起灰布一角,仰着头看着相框里的照片,是一对年老的夫妇。

御堂仔细观察着这对夫妇,骤然想起,这是五十岚家族上一任家主和其夫人的合影。这两个人曾经出现在指挥部有关五十岚家族的照片记录里,御堂之前翻阅的时候还看了一眼。

御堂震惊之余,不自觉地松开了抓住的灰布一角。既然这里有上一任家主的照片,很可能就是之前曾经使用过的城堡,只不过在家主去世之后,现任家主抛弃了这个祖宅。

这里确实是五十岚家族的城堡。

那么,清泽路和东岛街两者之中,很可能东岛街才是五十岚真正的据点。御堂又一次回想了一下会议的整个过程,怪异的地方浮现了出来。泽村整个过程中一直强调清泽路的可能性,他的口气几乎是肯定而无误。

御堂皱了皱眉,暂时将泽村的事情放在一边,转而沿着楼梯上到二层,开始仔仔细细地搜寻必要的信息。

“什么人!”御堂一个个房间一一走进去查找,并没有什么人在过的痕迹,终于只剩下走廊尽头最后一个房间时,推开门的瞬间,背后炸起了怒吼和手枪上保险栓的声音。

御堂快速地思考了一下,他手头上并没有拿什么武器,这次发现这个据点也是十分的意外,难以保证五十岚的骨干出现在这里。御堂冷静地转过身,低伏着头,“十分抱歉,我不小心走错了路。”御堂想起克哉也进了这里,继续补充道,“本来我是追着一个身影,我想追上他,却不小心跟着进了这个城堡,请问您是?”

“……“

御堂没有听到回答声,周围只有从远处慢慢放大的,皮鞋敲打木地板的声响。一个橘色头发的人类踩着嘎吱嘎吱的木地板走过来,他头发有些长,脑后还扎了一个小辫子,“你是……血族?不对啊,之前血族的资料里没见过你。”男子歪着脑袋自言自语,一边还用戒备的眼神盯着御堂上下扫视。

能够出现在这个祖宅中,还一脸戒备,御堂可以十分肯定这是目前五十岚家族的一名成员,具体是什么地位就不清楚了,御堂并没有在相关资料上见过这个男子。实际上,血族关于这一代五十岚家族成员的信息,掌握到手的资料几乎少的可怜。

御堂作为御堂家族的独子,以前最多出席一些高档私人酒会,作为指挥部的部长一般来说都是大门不迈。对于人类来说,他们知道血族有一个指挥部的部长在率领这个部门作出各种决策,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一任的部长是御堂孝典。

相比之下,佐伯克哉被认出的可能性反而要大很多,身为执行部的部长,有一些重大行动,甚至和人类交好的晚宴他都会代表出席。

御堂深吸一口气,装出一副淡漠的神情,“我是人类。之前我在跟踪一个男人,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了,刚刚我在城堡里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御堂悄悄观察了一个有着橘色小辫子男子的表情,继续淡然地说,“不知道你看到他没有?”

“什么?!!这里还有别人!”男人轻轻地咋舌,还小声嘀咕着,“这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还不得骂死我。”

“你是五十岚家族的人?这附近有不少血族吧?”御堂问。

“啊……嘛,我是五十岚家族的成员。这附近确实有不少血族,你不会跟踪的那个男人是个血族吧?看你这样子也不像血族,我认识的血族一个个都恨不得扑到人类身上狠狠吸血。”男子避而不谈自己的名字,只是承认了是五十岚家族的一员,“不过你跟踪一个血族干什么?”

“我……”什么时候血族成了人来疯了……他认识的到底是哪里来的三流贵族……御堂心里暗暗腹诽着,正思忖着如何往下编,刺耳的枪声从身后响起,子弹高速地飞过,堪堪擦过御堂的脸侧,掀起一股细微的热流。

“什么人!”橘色头发的男子立刻戒备了起来,他微微蹲下身,手探到身后的口袋,似乎要掏出手枪。

御堂内心警铃大作,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一个男人迅疾地贴到御堂身后,冰凉的手扼住御堂的咽喉,他听到熟悉的嗓音在耳旁响起,“呦,这不是五十岚家的大少爷么,我听说你家老爷子想让你继承家位,太一大少爷,怎么还有这闲工夫跑到这个破烂地方?嗯?”佐伯用嘲讽的语气说出欠打的话。

“你是……佐伯克哉!你和这个人类什么关系!”五十岚太一掏出手枪,眼神狠决而厌恶,他恶狠狠地将枪口对准御堂,或者说,对准御堂身后的佐伯克哉。

“恩……什么关系,当然是我的血仆喽,不过之前被他跑了,没想到这会又找回来了。”佐伯入迷般地凑在御堂颈侧嗅着,呼吸的热流洒在御堂的锁骨。垂在身侧的手被克哉不动神色地捏了捏,御堂轻轻地回握过去,示意自己会配合。

“孝典,之前权藤把你安排到我的身边当一个血仆,是想让你拿什么东西?”克哉凑到御堂耳边低低地说着,还用余光悄悄注意着五十岚太一的反应。

御堂听到这个男人这么亲昵地叫着自己,身子忍不住抖了抖。御堂这个姓在血族和人类中知名度太高了,作为三大家族,如果克哉直接说御堂,简直就是自报家门。内心理解克哉的做法,耳朵尖还是飚红了。

权藤是巴娜罗的一个血统不入流的小男爵,于情于理出现在费尔赛都是不可能的。幸亏这个五十岚太一不是很了解最近遇害的血族,御堂内心庆幸了一下,配合着克哉演,“……”还做出一副厌恶排斥的神情。

御堂察觉扼住喉咙的力道小了一些,虽然克哉本来就没用多大力气。

“呵……他是让你回来偷取这个吗?”克哉低低地笑了出来,笑意里含着浓浓的嘲讽。他掏出口袋里的小瓶子——就是刚刚御堂看到佐伯克哉去廉价血液淀剂店的(估计也就是个廉价的血液淀剂)——还神色傲慢地在御堂眼前摇了摇瓶子。

御堂忍着抽动嘴角的冲动,看着这个随手编谎话的男人,偏偏还一脸“这就是事实”的模样。

“你……”御堂努力做出震惊和被戏耍的愤怒的神情,他现在真想一把夺过佐伯克哉手里的廉价血液淀剂,直接摔碎在地上。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佐伯克哉似乎还打开过这个小瓶子,里面的味道丝丝地渗透在空气中。

真难闻。

真不知道他买这种东西干嘛。御堂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呵呵,很意外吧?”克哉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御堂的脖颈。

“……”是啊,相当意外,你居然会买这种糟糕的商品……

御堂抬头瞄了一眼对面的五十岚太一,他满脸不可置信和震惊,看起来似乎被完完全全骗到了。

“佐伯克哉……”随后他忍不住大笑了出来,“没想到你居然还被人安插人手,还被跟踪而不自知。”他挑衅地看着克哉,话语里有稍稍的怀疑,“不过这真的是你的血仆吗?”

“他是不是我的血仆跟你有什么关系?”克哉回敬了一句。

“对不起,御堂先生,稍微忍一忍。”御堂听到克哉小声地说,而后皮肤被尖锐的獠牙刺破,疼痛从伤口如波浪般蔓延,御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有灵巧的舌尖在伤口处舔舐,血液的香甜散发在空气中,克哉从背后轻轻地钳制住御堂,动作凶狠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吸吮着从伤口往外冒的殷红血液。御堂按下涌起的不舒服,偏过头去,刘海遮挡住了御堂的神情,从五十岚太一的角度来看,确确实实像一个被随意宰割,任意索取的毫无地位的血仆。

“你!!血族真是恶心!”五十岚几乎是低吼着。

克哉带着御堂的身体转了半圈,悄悄地将脖颈处刚刚被咬破的伤口遮住。高血统的血族,伤口愈合速度极快,刚刚做样子的吸血并没有造成伤口的撕裂,反而是一个小小的咬痕,仅仅几分钟就能自我愈合。

克哉揽住御堂的身体,做出一个要掳走自己血仆的恶劣主人,他拉着御堂躲避着五十岚太一激射的子弹。五十岚太一换弹夹的几秒钟,克哉抬脚狠狠踹上本就破破烂烂的玻璃上,抱住御堂翻滚着跳出窗外的时候,还不忘扣下早已待命的扳机,子弹精准地射向五十岚太一的心脏。

御堂最后只听到男人的倒地声,还伴随着几声无方向的射击枪声。两人跳出五十岚太一的视线后,迅速地分开搂抱在一起的姿势,一前一后在城堡的草地上奔驰。御堂跟在佐伯克哉身后,从城堡的后门小径一路跑了出去。

=========

这段好难写(所以佐伯克哉为什么买廉价的血液淀剂我们依然不知道原因呢(噫!

关于血液淀剂:网上有血液淀剂也有血液锭剂,因为百科上是淀,所以这里用血液淀剂=w=


评论
热度(13)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