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你眼中的光

四柳中心的克御文(咦?

=w=今年给小伙伴咪优的生贺文

(发到Lo上忽然发现我以前写过还不少啊......虽然都不长而且稚嫩就是了(点蜡


你眼中的光


四柳沉下身,膝盖微微弯曲,双手扶着膝盖揣着气。从额头缓缓流下汗水,蜿蜒地爬过脸庞。扶着膝盖的右手中握着网球拍,四柳缓缓呼出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男子,一个经常来网球场打球的男子,今天四柳和他对打。准备站起身时,目光穿过网球场的铁丝网,不期然地捕捉到两个身影。

御堂孝典和佐伯克哉。

御堂孝典是四柳大学时期的友人,法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总是私下喝酒聚一聚,后来御堂很少参加这种酒会,但是还是和四柳有个人的私下见面。现在御堂和名叫佐伯克哉的男人一起合开一家咨询公司。

说起来,有一阵子没见到他了。

四柳朝对面的男子打了一声招呼,小跑地离开铁丝网,搜寻着御堂的身影。正值盛夏,御堂穿着一身运动装,手腕上有着护腕,平日的精英气质淡去不少,稍微多了一点平易近人的亲切感。

“御堂,好久不见。”四柳追上御堂,打着招呼。

“啊,四柳。”御堂稍稍惊讶了一瞬间,随即露出自然的笑容,“你也来打网球吗?”

御堂大学时期参加的是网球社团,身为朋友的自己,有时候也会一起去网球社运动运动。

“佐伯君。”四柳转过身笑着看着佐伯,随意地问着,“佐伯君大学也是参加网球社吗?”

“不是, 是排球社。”佐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低低的声音里透着调侃的味道,“因为御堂先生不怎么会打排球,所以我和他一起来打网球了。”

“佐伯!”御堂狠狠地瞪过去,脸上浮起一层可疑的绯红。

御堂居然会这么轻易的脸红?四柳骤然发现好友的另一面,内心说不惊讶是骗人的。

“咳,四柳,我们先过去打球了,下次有时间我们见面聊聊天吧。”御堂跟四柳挥了挥手,走向不远处的另一个球场。

四柳注视着离开的两人,一种奇异的感觉浮上心头。

 

几天之后。

出乎意料地,四柳因为工作繁忙没有空余时间联系御堂,却在医院见到了他。御堂似乎刚刚下班,顺路来医院买一些药剂。“哪里受伤了?还是不舒服?”四柳问。

“啊,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弄出了伤口需要抹点药。”御堂似乎说话有点僵硬。

“怎么了?没事吧。”

“嗯,没事。”

“这周六有空吗?有时间的话一起喝喝酒吧。”

“好,到时候联系。”

简单地约了一下时间,御堂便有些匆忙地离开了医院,虽然不知道御堂伤在哪里,难道是挺严重的伤需要立刻抹药吗。

 

周六。

四柳独自坐在预约好的位置,这里是一个弧形的沙发,恰到好处地隔绝了其他视线。四柳随意地抬起头,恰好看见朝这里走来的御堂,目光交汇的瞬间,四柳看到御堂笑了。

笑容很随意而自然,和以往大不相同。

“抱歉,久等了。”

“也没有,我也刚到,”四柳端起盛有红酒的高脚杯,“来,尝一尝,是店家推荐的品种。”

“嗯。“

喝着酒闲聊了一会,御堂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四柳笑着说,“御堂,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嗯?什么梦?”

“我梦到你结婚了。”四柳放下酒杯,斜靠在沙发上慵懒地说。

“噗——”对话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御堂很没形象地不小心喷了出来。

“然后我领着你进入会场。”

“咳咳,为什么是你领着我进入会场?”御堂刚刚擦掉了嘴角的红酒,却又不小心被呛到了。

“我也不知道,大概梦里的我是你父亲一类的角色?”

“哈?”剧情忽然神展开了。

“哦,对了,你是新娘。”四柳看了一眼御堂僵硬的神色,然后继续慢悠悠地说,“新郎......是佐伯君。”

“咳咳咳...哈......呼。”御堂剧烈地咳嗽起来,看起来呛到了红酒,四柳急忙去拍打他的背部帮他顺顺气。

“没事吧,御堂。”

“嗯...没事。不过,咳,我和佐伯只是公司合伙人而已,结婚什么的...”御堂说话有点不自然,声音似乎越来越弱。

“可能是之前打网球见了你们一次,所以才会做那种梦吧。”四柳笑了笑。“不过,御堂,你确实变了。”

“嗯...”

四柳即时地打住话题,开始闲聊工作和生活的事情,御堂的神色也在谈话中和缓并且朝着醉意的方向逐步发展。喝完几瓶红酒后,御堂本就不胜酒力,现在更是闭眼靠在沙发上小憩。

四柳无奈地看着喝醉的友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扶着御堂离开酒会。

 

从御堂嘴里问出公寓所在,四柳直接乘坐出租车送他回家。在听到公寓地点的时候,四柳着实吃了一惊,御堂的公寓就在公司所在大楼的公寓部分。好不容易把御堂从车里拖出来,又一路扶着乘坐电梯到达公寓门前,四柳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用御堂的钥匙卡打开房门,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四柳走到洗手间打算洗个手离开这里时,眼前所见的令他吃了一惊。

洗手间内两份洗漱用具并列地摆在洗手台上。

不,或许并不吃惊,有一些猜测之前四柳就有着隐隐感觉到了。

四柳冲洗着手指,掬起一把水冲洗着面部,冰冷的触感忽然让他想起了大学时代。

大学时代的御堂,微颔的下颚,紫色的眼睛里有着疏离的光。那种凛然与不可侵犯完美结合在一起。身为法律系的高材生,御堂在整个系里备受欢迎,他总是脊背挺得笔直,步伐稳定,那时候四柳总是能感受到御堂所想要达到的方向。

可是现在不同。

他眼中的光变了。

严厉中夹杂了一丝柔和,严谨中参杂了一丝包容。御堂不再是大学时代,乃至MGN时自己所默默看着的那个人。

这是御堂的选择,是他选择的幸福。

四柳拧紧水龙头,最后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熟睡的御堂,手机拨打“佐伯君”,“喂,佐伯君,我是四柳。刚刚御堂喝醉了,我把他送回家了...嗯,好...再见。”

四柳压断了电话,转身离开时目光瞥见客厅落地窗外的黑色。夜晚的寂然中亮起了柔和的灯光,一个又一个光点向远方延伸,就好像那是它们自己选择的路。


评论
热度(22)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