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本松】玻璃镜 番外 我们的夏天

虽然收录在自印的本松本子里,但其实是之前写给S桑的文(((因为合适就放到了本子里面,当做一个纪念。两篇放到一起了,玻璃镜到这里就结束了www


番外  我们的夏天

(一)和你走过的时光

 

 凌晨两点。

松浦半梦半醒挪到床头看着闹钟指针指向的时刻。不远处桌面上的手机嗡嗡作响,似乎在彰显它的存在感,寂静中欢快起舞的铃声时刻提醒他此时的困乏。烦躁地把头埋进松软的枕头,松浦努力进行最后的抵抗——试图减少声音的干扰。

安静了。松浦缓缓松口气,昏沉的脑袋不自觉放松,朦胧的意识似乎随时能够进入梦境。

Trrrrrrr......Trrrrrrr....简直可以用锲而不舍来形容。

“喂!”松浦含怒跳下床,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机,低气压的声线传递给来电者浓浓的怒气。

“啊,松浦,是我。”电话的另一边似乎根本不受影响,满腔的轻快。

“本多...”半夜打电话确实符合笨蛋的大脑回路。
    “松浦,你...”

“你知道现在几点?!”还未说完便被狠狠的打断。

“呃,还好啦...我太激动睡不着。”

......什么叫还好.......算了,不能跟一个笨蛋与粗线条完美结合的家伙怄气,松浦默默地想。

松浦和本多在同一所高中上学,昨天下午高中排球部赢得全国大赛冠军,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学校排球部成立以来的最高荣誉。本多和松浦是排球队队员,和前辈一起参加了全国大赛的决赛,虽然说是一起参加,其实也就是替补。不料,两位正选比赛中受伤不得不下场,替补队员首当其冲。临阵换人,不被看好,却意外给了所有人惊喜。本多凭借过人的排球天赋,完美的弥补了正选下场带来的不利,再配合主将的发挥,最终一举夺冠。

“说起来,能赢这场比赛也是多亏了松浦。”本多大咧咧地说,丝毫不顾及现在是否适合同人电话聊天。

“半夜打电话的理由不用这么牵强。”松浦淡淡地说。

“不,真的,如果没有你配合我,我是无法发挥到那种地步的,”本多的语气忽然严肃了起来,“下个学期开始我们就有机会升为正选,到时候再次参加全国大赛吧。”松浦心中微微一动,一种微妙的情绪悄然扩散。

虽然是个笨蛋,神经非常大条......没想到也能说出这种话。

“松浦,既然现在我们都睡不着,不如去球场打排球吧。”隐隐有些跃跃欲试。

“.......”,浑身有种无力感,“现在是凌晨,怎么可能去打排球?!”

“那怎么办?”似乎完全没有自己去休息这个选项。

“......来我家吧。”没头没脑的,说出了连自己都吃惊的邀请。

 

半小时后。

“现在场内比分是XXX......”松浦倚靠在沙发靠垫上,和本多一起看职业排球赛半决赛。黑夜中电视荧荧的亮光打亮两人的面容。松浦打了一个哈欠,被吵醒后的片刻清醒之后是席卷而来昏昏欲睡的困意。“松浦,以后我们也打职业赛吧。”隐隐传来本多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着耳膜。

“啊,嗯。”无暇考虑太多,大脑混沌之际自己下意识做出了答复。疲惫感涌上来狠狠拍打着自己,甚至连回房间的余力都没有了...果然叫他过来是个错误...

沙发上有点硌...松浦迷迷糊糊的想。

 

“松浦!”

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同学齐刷刷扭头看着拉开后门的来者,不出意外的人选让所有人又齐刷刷的移开视线专心自己的午饭。

松浦放下手中的银质勺子,皱眉盯着意外,不,意料之内的人——本多。全国大赛结束后,两人从高中一年级升至二年级,也正式成为排球部的正选队员,虽然本多和松浦不同班,但每到午休时间本多总会时不时拿着午饭跑到松浦所在的教室,聊天内容无外乎是排球,社团。

排除掉本多本人的粗线条和笨蛋的本质,他们确实是排球上很有默契的拍档,从高二开学的训练到现在,不能说有多完美,至少可以用很成功来形容。

一眼就望见教室后排靠窗而坐的松浦,手里提着便当心情愉悦跨出步伐,本多随手拉开松浦桌前的凳子,毫不在意的坐在对面。

“啊,松浦,部长说今天的训练取消。”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聊天,本多恍然发现自己还没有提及正事。

“啊?哦。”那放学就直接回家吧,松浦拿起火腿奶酪三明治。

“不过虽然排球部无法训练了”,本多站起来朝松浦的方向探出身子,“我们去学校附近的排球场自己练习吧。”

......排球狂人吗。

话音刚落,本多一把抄起桌上的草稿纸用铅笔画出曲曲折折的草图,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大大的标出“排球场”三个字。“我们去小巷后面的排球场,那里人少,放学以后应该还空着。”本多笑着说,笑意和跃跃欲试的期待写满了脸庞。

什么时候......松浦忽然意识到不知不觉间本多已经介入了自己的生活,就好像一起吃午饭成了例行日程。没有任何的不自然和不自在。

“嗯,好。”算了,放学去打排球也不错,松浦一口咬住三明治松软的吐司。

 

“抱歉,现在帮学长往体育室搬东西,可能要晚一些才到。”一封来自本多的简讯静静躺在邮箱里,松浦皱了皱眉,随即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整个球场空荡荡的,松浦仰起头,天空被铅灰色的云层不留一丝缝隙地遮住,阴沉沉地快要塌下来,似乎要下雨了。松浦拿起地上放有球拍的背包,朝着有雨搭的休息区走去,以防万一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雨吧。

指针似乎变得很慢,空间也渐渐凝固,松浦看见雷电闪过天际的耀眼光亮,听见滚滚雷声怒吼耳旁,淅淅沥沥的雨滴从天幕坠落,似乎周身的一切都变缓慢了。松浦看向排球场的入口,本多还没来。

这家伙不会是以为下雨天自己先走了所以干脆不来了吧...松浦看着雨幕在眼前拉开雾色的水帘,雨滴打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他在等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在这里等待,没有什么肯定对方一定回来,但是心里有个执拗的小兽死死让他钉在这里。

雨声很好听......

啪嗒啪嗒的,远处有脚步声,松浦抬起头,看见一个奔跑在雨幕中的身影,每一步踏下去惊动坑洼的小水坑,松浦看见雨水打在本多的衬衫,看见裤腿溅上一个又一个泥点。

浑身湿透满脸狼狈的本多气喘吁吁地停在松浦面前,黑亮的头发湿哒哒地贴在鬓角,水珠丝丝地缓缓滴落,可眼睛是明亮的,闪烁的光芒让松浦愣愣地站在那里。

“太好了,赶上了。”本多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是笨蛋吗。”松浦轻声说,其实自己也是个笨蛋吧,居然就这么执拗地在这里等他......笨蛋也会传染吗?想到这里,松浦轻轻笑出来。

“喂,喂,笑什么。”本多似乎很不满,“我可是跑过来的,都淋湿了。”说罢,开始在那里抱怨天气预报的不靠谱。

“我还以为你直接回家,不会来了。”松浦俯身翻找背包里的雨伞,他记得戴着一把。

“唉?因为松浦你肯定在等我啊。”松浦的动作明显一滞,缓缓抬头注视着本多

为什么他会这么认为,没有任何根据,自己根本可能直接走人......这种盲目的信任......

“呃,怎么了?”被深蓝色的眸子定定注视让本多有点不自在,宛如深邃的星空,本多似乎感觉自己有点紧张。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陌生的,奇妙的情愫缓慢滋生。

“没事,我们走吧。”打开折叠伞,骨架撑开伞身,松浦轻声道。

一把伞下走两个高中男生的体型似乎有点勉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没有什么需要说的,一路无话,寂静的气氛在伞下小小的空间流淌。本多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可是也没什么好说的,松浦似乎也不是生气......算了。本多放弃了思考。

 

第二年。

又是一个暑假。不同之处大概就是上一个暑假是自己在家消磨时间,而这次是排球部集体集训。

夏天的太阳很毒,每天例行的跑步训练结束后,排球部所有队员躲到树荫下进行短暂的休憩。

这是郊外的排球训练场,虽然住宿环境很一般,但很有自然的感觉,鸟鸣,蝉嘶,属于夏日的悠长在这里轻柔展开。

“松浦,一会我们和学长对练一下吧。”坐在旁边的本多说。

“嗯。”仰头喝尽水瓶中最后一口水,松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现在的本多和松浦是排球部一大王牌搭档,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变得无比默契,全国大赛后的大大小小比赛只要他们一起出场,队伍总是能够拉开明显的比分。

“走吧。”松浦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向本多说。

逆着光,松浦的轮廓看不清楚,只有一圈绒绒的金光,明明没什么起伏的声调,但是本多还是清晰听出了其中的跃跃欲试和自信。想到这里,本多不禁感到很是自豪,他能够清楚地读懂松浦每一句话背后的情绪。有什么东西在心口涨涨的,大概是兴奋吧,本多想。

“嗯。”一跃而起,本多和松浦一起步入排球场地。

 

入夜的郊外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晚风没有白日的燥热,吹在脸上有种淡淡的凉爽,瞬间吹走一天的疲惫。集训的排球场附近有一个和式旅馆,他们一起在这里下榻过夜。合宿的其他部员此时大多在楼下打扑克,此时这里只有本多和松浦。

感受脸庞上的轻柔,额发被晚风撩起,松浦双手交扣于胸前,躺在榻榻米上享受难得的舒服,整个房间静悄悄,难得本多居然也是安安静静的。

“松浦。”本多忽然叫出声。

“?”松浦扭过头去。

本多从榻榻米上一跃而起,影子在月光下被拉长,这种情景...反正不太适合本多,松浦心里不自觉笑了。

“我说,我们明年一起参加全国大赛吧,一起夺得冠军。然后参加职业赛,以后也一起打排球吧!”本多不由自主握紧拳头,言语有着昂扬,眼睛闪烁地看着松浦。

“去年我们不是早就约好了吗。”松浦的声音低低的。

“不,去年我们只约好一起打职业赛。”

......原来这家伙还记得啊。

“今天我是说我们也要一起参加全国大赛,而且以后一直打排球。”

“嗯。”不需要什么犹豫,松浦点点头。这种生活也不错,松浦默默想。

 

“松浦,我拿到了明治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毕业后,本多发过来一个简讯。

“嗯,我也是。”

“松浦,在大学我们一起参加排球社吧!继续一起打排球。”居然直接打过来电话,不过也很符合本多的风格。

“嗯,你可别水平太差。”

“怎么可能?!!倒是你,我们要打出让别人吃惊的成绩。”大有一种掳袖子的感觉。

“现在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学校附近以前那个地方打排球吧。”

“嗯?好。”

“那半小时以后见。”

松浦缓缓坐直身体,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以前的那个地方?......回忆忽然如潮水一波又一波袭过来

松浦起身,开始为出门作换衣准备,一切准备好,最后看一眼房间是否有什么遗漏的,眼角无意瞥见一个东西——雨伞。自己最常用的那把,也是当时在那个排球场用的。

一把抓过放进背包,松浦走出房间,反身轻轻阖住门。

今天是个好天气。


(二)躁动的心

想来想去还是不老歌吧: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6337&tid=3095939#Content

 

好啦好啦,番外和正文都贴完了!!!free talk就不贴了,之后有时间把本子成品图贴出来=w=

就酱!第一篇本松中篇终于结束了,下一次写这么长的文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该专心填坑,然后继续挖坑(喂

 

 

 

 


评论
热度(6)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