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玻璃镜 番外 小孩子

这个番外是克御向=w=

我终于快贴完了,刷屏抱歉qwq

=====

小孩子


绵长的呼吸,永恒的须臾,老去的时光。所有的一切,都是繁华而带似锦。

 

正文:

御堂和还在收拾物品的员工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AA所在的楼层。御堂提着公文包,步履平稳地走向电梯,按下上升键。稍作等待后,电梯发出“叮咚”一声清脆的提示音。最近两周有一个大项目,工作已经趋于收尾阶段,再努力几天就可以完美结束了。

不到二十秒的短暂时间,电梯就到达了御堂和克哉所同居的公寓。御堂掏出磁卡,刷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公寓里只有御堂一个人。

前阵子有一名克哉和御堂的客户,邀请两人参加了一个私人酒会。酒会上,克哉认识了一个风头正劲的新兴服装品牌的董事长。董事长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千秋小姐,在酒会上和克哉聊得非常投机。今晚,千秋邀请克哉出席其私人酒会。

御堂抬手看了眼腕表显示得时间,八点整。距离克哉回家,还有不少的时间。御堂带的手表是克哉送的Dual-wing手表,御堂小心地解开表带,放在茶几上。推开浴室的门,准备好好地洗个澡。

 

 

热水澡冲散了一天的疲劳,御堂懒得翻找浴衣,直接将毛巾系在了下身,赤着脚放松地走出来。御堂拉开红酒柜的柜门,弯下腰挑选着。找红酒开瓶器的时候,御堂路过了平时和克哉一起睡觉的卧室,匆匆扫过了一眼,意外捕捉到一个小小的身影。

嗯?!

御堂奇怪地走进卧室,眼前的景象却十足地令人吃惊。

一个小孩子,躺在双人床的正中央,蜷着身子安然入睡,肉肉的小手虚握成拳头的模样。

这是哪来的孩子?!

御堂很震惊,难道是佐伯带回来的?除了这个猜测,剩下的可能只有家里进贼了。而写字楼的出入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想要随意地进出偷盗,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御堂僵硬地走到床边,贴着床沿坐下来。他微微俯下身看着这个小孩子。脸上有着还未褪去的婴儿肥,皮肤白皙,面容稚嫩,头发是淡紫色,比御堂的发色浅一些。御堂翻出手机,快速地解锁屏幕,直接点开拨号记录。上面最新的记录就是佐伯克哉。

御堂有些匆忙地拨通了克哉的电话,约莫30多秒的时间,就在御堂以为克哉没听到电话,是不是过一会再打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喂,御堂?”电话的另一头很嘈杂,酒会上的谈笑声,酒杯碰撞声,乱七八糟地全部充当了背景音。

“啊,佐伯。”御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把一个小孩子带回……”

兴许是御堂说话声音过大,还在睡着的小孩子懵懵懂懂醒了过来。他翻了一个身,趴过来盯着御堂,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喊道,“爸爸?”

 

 

接到御堂的电话时,克哉正躲在酒会的一个角落默默抽烟。他并不厌烦人情交流,但不代表真心喜欢这类活动。克哉正打算给御堂打个电话,就看到屏幕显示的新来电——御堂孝典。

电话里,御堂说话到一半停了下来,而后听筒另一边克哉好像听到了细小的声音。

公寓有客人?

还不等克哉张口询问,御堂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酒会结束了,你就尽快回来。”然后御堂就压了电话。

“御堂?”

 

 

御堂坐在床上,和刚刚醒过来的小孩在大眼瞪小眼。如果说之前他还猜测,是不是克哉从外面暂时安放到公寓的陌生孩子,现在他则有一种错觉,这孩子根本就是他和佐伯生的!

比御堂颜色淡的紫色头发,眼睛狭长俊美,瞳仁是冰蓝色的,和克哉一模一样。眉毛和脸型像御堂,嘴唇和鼻梁则像克哉。这个孩子简直就是翻版的佐伯克哉与御堂孝典的结合体。

常识里面,御堂和克哉都不可能仅仅两个人去生一个小孩子。

御堂皱着眉头,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一切等佐伯回来再讨论。

 

 

公寓的房门被打开,玄关处有着轻微的动静,御堂从床上挺身跑了出去,肯定是克哉回来了。

“……御堂先生?”克哉看着恋人欲言又止的别扭神情,来不及细想就听到御堂低声说,“来卧室。”

“我刚会公寓,进门就看到卧室睡的这么一个小孩。”御堂耸了耸肩。

“不管是哪里来的小孩,明天先看看能不能调出监控录像,查查是怎么进来的。”佐伯拎起小孩子,忽地腾空小孩手脚乱扑腾,一个劲往克哉身上扑,出席酒会的高档西装还被糊了不少口水。

“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抬起头,认真地思考了几分钟,张口含糊不清地说,“さいとうたかの。”

克哉和御堂对视了一眼,斋藤高野?!这是什么名字?!!

“……他是不是想说takanori?”克哉心里默默念了几次,张口猜测道。

“……那前面的斋藤怎么回事?”

“不知道,也许是想说saeki。”克哉坏笑地朝御堂眨眨眼。

“今晚先把他放到客房吧。”暂时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御堂只能这么提议。

 

 

一夜无话。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克哉下床先去客房看了看小孩子,还在睡着,不过从体形来看,微妙地大了一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孩子,长得形似御堂和克哉。克哉下意识想到那个行踪诡异的金发麻花辫男子,不过每次那个男子的出现,总会带来一股明显的石榴味道,有时候回过神,会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鲜红的石榴。

如果真是Mr.R做的,那就好解决了。

克哉在公寓里绕了一圈,一点石榴的踪迹都没找到。别说果实,就连那过于甜腻而明显的香气都没闻到。今天还有工作要做,克哉也就压下了这件事,吃过早饭后和御堂一起去AA。

中午直接是在写字楼叫的外卖,忙里忙外中,一天嗖地翻过,如果不是回到公寓,听到一声,“父亲,爸爸!”克哉和御堂几乎要忘记还有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小孩的事实。

小孩子比早晨见的时候还要大一些,昨晚初见的时候最多两岁,才一天的功夫,体形就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儿童。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他能够清晰地叫父亲和爸爸。

御堂显然无法理解这种非自然的事情,他头疼地俯下身,又问了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佐伯孝典。”这一次,男孩发音清楚,脆生生地说。

“……”

“呵呵,御堂先生,还真叫佐伯孝典。”克哉站在一旁,看着一大一小的表情直接笑了出来。

“啰嗦!”御堂瞪了克哉一眼,“你……来自哪里?”御堂继续问。

“???”佐伯孝典一脸茫然,显然是不太理解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御堂还试图跟佐伯孝典多多交流,最后得到小孩子满脸的问号,只能无奈地放弃。晚上,小孩子早早地在客房躺下睡觉,御堂和克哉一向晚睡。克哉坐在卧室的电脑桌前整理文件,御堂靠在床头翻着财经杂志。

克哉保存了文件,利落地关掉电源,啪地合上笔记本电脑。

“御堂先生。”

“嗯?”御堂从财经杂志里抬头看了一眼克哉。

==========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6337&tid=3095938#Content

 =========


生活了多了一个小孩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佐伯孝典既不需要照顾,也不需要被担忧。他在爱情的滋养中越长越大。

一个两岁的小孩子,不到数天的功夫就变成了身高180的大男孩。他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佐伯克哉和御堂孝典的结合体,而确实也如他自己所说,是他们爱情的小婴儿。

  

克哉坐在驾驶座握着方向盘,疾驶在安静的街道上。御堂坐在副驾驶上,打开车内音响,有歌声在静静的车厢内响了起来——

You're the light,you're the night

You're the color of my blood

You're the cure, you're the pain

You're the only thing I wanna touch

Never knew that it could mean so much,

so much

You're the fear, I don't care

Cause I've never been so high

Follow me through the dark

Let me take you past our satellites

You can see the world you brought to life,

to life

So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To-To-Touch me like you d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Fading in, fading out

On the edge of paradise

Every inch of your skin is a holy grail I've got to find

Only you can set my heart on fire,

on fire

Yeah, I'll let you set the pace

'Cause I'm not thinking straight

My head spinning around I can't see clear no more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To-To-Touch me like you d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To-To-Touch me like you d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I'll let you set the pace

'Cause I'm not thinking straight

My head spinning around I can't see clear no more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To-To-Touch me like you d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Love me like you do,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Touch me like you do,

To-To-Touch me like you d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御堂躺在座椅内,安静地听着清澈的女声唱着这首歌,他偏过头去,看到克哉开车认真专注的面容和线条美好的侧脸。

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或者说,会成为什么样子的,这始终是一个不往前走就无法知晓的答案。和佐伯克哉的相遇,改变了御堂孝典的人生。他硬生生被拉扯到另一条道路上前行。

御堂扭头注视着窗外飞快逝过的景色,微微笑了出来。

 

回到公寓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佐伯孝典的身影,客房里空荡荡的,倒是床上多了一个鲜红欲滴的石榴。克哉拿起石榴在手里掂了掂,接着又扔到垃圾桶里。

御堂关了卧室的台灯,深重的黑色笼罩了整个房间。克哉在被子里朝御堂靠近,握住了御堂被单下的手指。

这份爱情还会继续走下去。

而我们也会一起陪伴着彼此,一起老去。

 

  

绵长的呼吸,永恒的须臾,老去的时光。所有的一切,都是繁华而带似锦。


评论
热度(24)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