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本松】玻璃镜 番外 某个休息日

某个休息日

  

今天是休息日。本多和松浦一起照常去排球场打球。提着背包路过网球场的时候,两人意外地发现了御堂穿着运动衣,正在球场弯腰捡球。

佐伯后期离开菊池进入MGN,并且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被破格提拔到部长之位,仅仅三个月后,佐伯就从MGN辞职。一同辞职的还有御堂,现在佐伯和御堂两人开着一家名为AA的顾问公司。

“御堂先生,好巧啊。”本多主动朝御堂打招呼。

御堂应声扭头,冲本多点了点头。

本多和松浦往里走,意外地发现了另一个人。佐伯克哉也在这里。

“……克哉?!真难得,你也来打排球啊。”本多看到友人的身影心情大好,上去直接来了一个熊抱。佐伯推了推鼻梁的眼镜,推开本多这个过分热情的拥抱,“偶尔也来打一打。”

“说起来,我刚刚遇到御堂先生了,他就在隔壁打网球。”

“啊啊,我看到了。”

“克哉不去和御堂先生见个面吗?”

“不用了,走的时候我去接他就好了。”佐伯后脚发力,一个起跳,有力地来了一个扣杀。

“漂亮!那我和松浦先去对面球场打球了。”佐伯在的球场已经有不少人,本多看了一圈,对面的球场人还不算多。

 

 

“哈……打的好爽。”本多双腿盘起,坐在地上仰着头喝水。“说起来,没想到克哉和御堂的关系那么好。”本多放下水瓶感叹道。两人一起辞职,一起创业,这些就足够令本多吃惊了。

“我觉得两人应该是恋人关系吧。”松浦抱着球坐在本多身旁。

“哈啊?!!恋,恋人?”本多瞪大了眼睛,显然他并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猜测,“就像我和松浦这样?”本多还不忘补充一句。

“……你没看出来?”松浦无视了本多最后一句话,“不过既然出来运动,为什么不一起打网球或者打排球?估计是吵架了吧。”松浦将排球放在手里,目视前方,随意地猜测着,“我猜的。”

“诶?”本多骤然知道了佐伯和御堂是恋人这个消息,大脑还没转过来就听闻两人吵架。

“克哉那家伙......”本多揉了揉头,越过场地中的铁丝网,担心地看着好友。

  

本多带的水喝完了,跟松浦打了一声招呼,就跑出场地准备再卖一瓶水。回去的路上,本多又一次路过网球场,他偏过头寻找御堂的所在。御堂正坐在球场内的长木凳上稍作休息,紫色的短发上汗津津的,脖间搭了一条毛巾,水瓶放在脚旁。

本多觉得作为佐伯克哉的朋友,他有必要帮助和恋人吵架的好友。

本多推开球场的铁丝门,一步一步地走到御堂休息的长木凳上,“御堂先生。”本多一屁股坐在了御堂旁边。

“……本多?”御堂很意外出现在这里的男子。

“啊,我买水路过,就来看看御堂先生。”本多试图说点什么打开话题,御堂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做过多的回复。本多暗暗组织着话语,他清了清嗓子,有些紧张地说,“那个,御堂先生,其实,克哉是一个很好的人。”

御堂愣怔地抬起头,不太明白为什么话题忽然转向了佐伯的方向,他还来不及出声打断,本多就继续说下去,“不过,那家伙,有时候也固执得要命。”本多挠了挠头。

御堂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侃侃而谈的本多,一边拿起脚下的水瓶,拧开杯盖,刚递到嘴边,就被本多下一句话狠狠递呛到了。

“我知道,御堂先生和克哉是恋人。”

“咳咳咳,咳……唔,哈啊。”御堂止不住地咳嗽了半天,先姑且不说在公司里,就连外出碰到本多,都能被看出来?!他和佐伯有这么明显吗?

“啊,御堂先生,没事吧?”本多被御堂大幅度的咳嗽吓到了,赶快上前拍着御堂的后背,帮他顺顺气。

“我没事,你……”御堂张了张嘴,又犹豫地没说下去,他该怎么说?问本多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直接否认?御堂放下水瓶,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最好。

“克哉……以前跟我表过白。”本多认真地说,双手虚握在膝盖上,“不过,克哉其实是一个认真的人……”

御堂愣在原地。

和佐伯是恋人关系时间也不短了,却从来没听说过佐伯以前的情史,秉持着私人问题的缘故,御堂并没有多问,毕竟两人已经在一起了,过去的事情何必再提。

可是御堂没有想到自己的恋人以前居然会喜欢本多。

“所以说,御堂先生不要和克哉吵架了,别看那家伙那样,其实也是很笨拙的。”

“嗯?吵架?”本多啰啰唆唆说了很多话,御堂敏锐地捕捉到吵架这两个字眼。

“是啊,御堂先生不是和克哉吵架了嘛!”本多的表情上写着明明白白的“要和好”。

“……本多,我和佐伯没有吵架。”不知道本多是怎么误会的,御堂感到很头疼。

 

 休息日结束的傍晚。

 

本多的公寓里。

本多躺在床上,侧过身对松浦说,“御堂先生和克哉根本没吵架,松浦。”

“我说了那是我猜的。”松浦知道搞了这么一个大乌龙,让本多觉得很没面子,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

“……”

 

 克哉的公寓里。

明天出差要早起,佐伯早早地躺在床上,翻阅着这周的财经杂志。

御堂从浴室出来,浴衣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他掀开被子一角,躺了进去。御堂转过头看着恋人专心读杂志的侧颜,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佐伯,你以前喜欢过本多?”

“……”平日犀利沉着的面容愣神了几秒,冰蓝色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好像在对御堂说,我怎么不知道。

 

====

恩,今天的本多依然很蠢(ry

评论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