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本松】玻璃镜 第五章

第五章

 

还有四天佳人花园就正式开张了。稍作休息后,松浦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中午的午饭时间,销售部的部长通知松浦,这次合作企划联系到一家颇具名气的广告商FM,虽然此前已经有很大规模的宣传,但有了FM的助阵,无疑效果会更上一层楼。伊势岛和MGN的负责人,同FM约好了在京都大酒店一起详谈。说是详谈,其实也就是跟负责人做进一步的交流,毕竟广告已经初步设计好,最后就是再敲定一下细节是不是需要修改。

周三晚上,伊势岛和MGN如约出席京都大酒店,事先约好在三层商讨。整个过程聊得很投机,晚饭可口美味,松浦和本多也被灌了不少酒。

本多还好,松浦已经有些醉了。

本多悄悄注意着松浦得状态,找准机会同FM的负责人告别,扶着松浦离开了三层。

 

 

关于最后是怎么从酒会中逃出来的松浦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是感觉自己被扛在另一个男人的肩上一路艰难地回到房间。大脑昏昏沉沉,身体的全部重量被另一个人承担,一步一步扶着自己回到房间,整个过程变得极其漫长,好像每一秒都被镜头放大放慢,捕捉到每一个瞬间,然后如同消融的冰雪一点一点地融入内心,化在心窝。也许是一个陌生人,迟钝的大脑无法做出有效的运转,身体轻飘飘的,松浦恍惚中似乎又看到了梦境中的那个布满玻璃镜的空间,空旷中特有的静谧,他透过玻璃镜看到的自己,过去的自己,本多的声音,真是如梦一般。他本能地对这个扶着自己的男人没有任何排斥,真是奇怪。

喝醉的松浦意外地安静,只是闭着双眼将身体交托给本多,看起来像是边走路边打瞌睡。没有平日的针锋相对,不,或者说是松浦单方面露骨的厌恶,安静地在自己身旁,恍惚间本多以为回到了大学。那时候两人是最好的搭档,每次比赛胜利后免不了来庆功宴,作为功臣的两人当然是被集火的主要目标,松浦酒量一般,就算有本多帮忙挡酒,几轮下来就撑不住喝醉变得摇摇晃晃。每次这时候本多都无奈地扶他好好靠在椅背上,防止他一个不留神摔下去。

无间的默契,无言的友谊。过去和现实鲜明的对比,太过巨大的落差生生地撕扯着本多的内心。也许当初再见面的时候应该换一种方式来接近松浦,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搞僵了一切,偏偏只能在松浦喝醉睡着或者发烧大脑不清楚的时候才能平静地相处。

哎......本多深深地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松浦和本多住在同一个房间内,本多费力地掏出钥匙卡打开房门,扶着松浦的身体慢慢坐在床上,却一个激灵倏然跳了起来。最初安排两个人是一个标间,本多和松浦两人因为关系的僵持,并没有事先进房间放东西来看一眼。本多呆呆地看着房间中央的双人床,一时间大脑当机,本来就不灵活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两个人一起睡?!!如果是大学的时候当然没问题,合宿的时候两个人基本上也算一起休息,可是现在......

松浦已经喝醉了,但是本多还是比较清醒的,稍微思考了一下当前糟糕的情况,二话不说冲出去找安排房间的负责人,无奈负责人也喝醉了,其他人也有不少已经在房间睡下了,并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面前的难题。

本多和松浦的房间在十层,安排房间的负责人还在三层喝酒,本多只能无奈地进入电梯回到房间。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迎面吹来凉爽的晚风,吹散不少喝酒带来的醉意,本多干脆就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十层的玻璃都是巨大的落地窗,夜晚浓重的夜色和零星的星光,有一种难得的安静。

本多一个人静静地呆在走廊,这里没什么人,稍微有动静就能听到。

有皮鞋敲打地面的声音,本多扭过头去。

是佐伯克哉。

“本多?你没事吧?”佐伯看起来完全没醉,快步走进本多关心地问。

“啊,还好,倒是松浦喝醉了。”本多无奈地摊了摊手。

“之前......情报泄漏的事情如何了?”佐伯克哉试着问道。

“啊……松浦那家伙啊,一口否定了这件事。”本多脸上不自觉地洋溢着笑容,一副“看,果然这样吧”的神情。

“直接问的他?!”*佐伯一脸震惊,内心更是划过一股无法言说的苦涩和嫉妒。

“本多……如果松浦真的和情报泄漏的事情有关系的话,怎样可能会对别人大方的承认?回答这种问题当然是直接否定。”佐伯没有过多思考,就将心里的不满发泄了出来。

本多比起工作的事情,更加关心松浦吧......这种情绪疯狂地在阴暗角落滋生。

“你在说什么?!松浦是不会背叛我们的!”本多的语气十分坚定,里面透着给予松浦无条件、无理由的信任,这更加刺痛了佐伯的藏着的那份爱慕之心。

“后来又聊了很多,他说关于那件事,他也很在意,说会尽力帮忙调查。”本多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佐伯的不对劲,或者说,根本不在意,继续自顾自说着。

“本多……”再也受不了了,让我说出来,佐伯无声地疯狂叫嚣着,他抬起头,目光专注地注视着本多,“本多,我喜欢你。”

 

 

本多是一路恍惚摇晃地走回了房间。

一直以来,佐伯克哉在本多宪二心中的定位是一个好友,一个从大学到工作一直有着交往的朋友。喜欢这种感情从来没有出现在本多大脑的任何角落。

佐伯的告白带着一股子凶狠和难过,本多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喉咙干涩什么也说不出来,甚至有些仓皇地逃离了。他不敢回头看佐伯是什么样的表情,他想自己应该冷静一下。

 

 

 

本多烦躁地回到房间,自暴自弃一般地坐在床上。该怎么回应佐伯这份感情?之后两个人该如何相处下去?这些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很轻易地就让本多本来内存不多的大脑,直接当机。无论怎么思考都没有个所以然,反而是飘忽的目光捕捉到侧躺在床上浅眠的松浦。松浦稍稍蜷起身子朝着本多的方向侧躺,没有平日露骨的厌恶和防备,安静的房间里本多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轻微的,清晰的,却一下一下撩拨着本多。睡着的样子好可爱......本多无意识的想,他仔细地注视着松浦的睡颜,眼睛紧紧闭着,纤细的睫毛翘起来,喝醉后的脸颊红扑扑的,本多涌起一种想要咬上去的冲动。

我这是怎么了?本多试着冷却下发热的大脑,明明松浦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内在的不安分因子却想扒光他的外套,一件一件地由他亲手脱去,仔细审视被西装包裹的身体是怎样的曲线。本多气息不稳地喘着气,想要通过这种方法稳定住越来越飙升的心跳,然而视线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松浦,自己变成了自己所不了解的样子。

松浦是我最重要的人,为什么我要有那种欲望?

忽然冒出的念头让本多一阵不安,他心底对这种未知感到一阵不知所措,就算他一直努力朝前看,无论什么样的困境都不能让自己退缩,可是面对松浦,面对自己动摇的情感,本多茫然了起来。

这还是友情吗?本多试着思考这个问题。

“本多...?”松浦轻轻皱着眉醒了过来,他的声音是低哑的,混合着醉酒后的点点微醺,也透着一股淡淡的慵懒。松浦眨着眼睛仔细地看着本多,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轻轻地颤了颤,那双温润如玉的漆黑眼瞳上仿佛覆着淡淡的水膜。

那是一种心跳倏然加快的感觉。

本多也不知道该怎么准确地形容,脑海中只能笨拙地这么想到。就好像这个世界忽然变得无比寂静,他不再身处在房间,视线被无限扩大,身体轻盈地飞身而起悬浮在空中,放眼望去,无尽的空旷无言地环绕在自己身边。孤寂中只有松浦在身边,他可以碰到的人是松浦,他可以看到的人也只有松浦。

世界消失了,而松浦还在身边。

咚。

咚。咚。

咚。咚。咚。

这是自己心跳的声音。本多知道自己的心脏此时咚咚地有力搏动着,每一次都给身体各处输送着新鲜的血液,这血液中夹杂着让人口干舌燥的因子,它随着血液冲破血管,浸透到身体不知名的小角落,这头小小的幼兽张开它的獠牙,无声地嘶吼起来,接着一步一步侵蚀着名为“理智”的情绪。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都是男人,我到底......

本多任由莫名的悸动横冲直闯,闷闷地思考着这个问题。然而松浦并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也没有考虑本多内心到底想着什么。松浦在盯了面前的男人几秒后,咧开嘴角轻轻地笑了出来,笑容是极其的浅淡却也是十分柔和。本多看到松浦微微撑起身子,半卧在床上朝自己伸出手。松浦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清晰可见,兼具男性宽大的骨架和女性的柔软。以前打排球的时候,本多就经常拿松浦漂亮的手指来调侃。

本多一眨不眨地仔细看着那修长的手指由远及近的靠近自己,先是越过头顶像是逗弄小狗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似乎是满意于被自己弄乱的发型,他白皙的手指顺着脸颊游移,停留在本多的左侧脸颊旁。松浦用指腹轻轻蹭了蹭,触感没有想象的粗糙,他看起来满足本多傻乎乎的反应,松浦干脆张开手指捏了捏柔软的脸颊。

“手感不错。”松浦笑着评论道,手指没用多大力气继续揉捏着,像是捏够了一样,头歪到一旁,睡着了。

轰!!!

大脑里卷起来巨大的龙卷风,将所有的思绪和理智全部卷走,留下一片空荡荡的空间,只剩下名为本能的东西。那股口干舌燥的感觉愈发鲜明地在身体内横冲直撞,他想吻上眼前这个男人的双唇,他想褪去他的衣物,手指一寸寸抚摸他的肌肤,他想粗暴进入他的身体,让两人彻底融为一体。本多被自己这可怕的想法吓到了。他偷偷地看着松浦,很显然,喝醉的男人已经睡着了。本多按耐不住地静静贴近松浦,双手撑在松浦的两侧,缓慢地,小心翼翼,试探地低下头。

松浦只是安静地睡着,呼吸均匀,脸颊上有醉酒的红晕,如同婴孩一样可爱。

本多像一只偷腥的猫,吻上了松浦的嘴唇。

松浦的唇瓣意外的薄,接吻起来却是十分的柔韧。接吻的感觉太过于美好,让本多情不自禁地不停变换着方向,却始终保持着小力度的碰触,生怕吵醒了松浦。见松浦没有醒来的迹象,本多开始大胆了起来,他轻轻含住松浦的唇瓣,不轻不重地吮吸着。

“唔……”似乎是感到不太舒服,松浦不满地轻哼出声。

“!!”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本多倏然抬起头,分离缠绵的嘴唇,面容不可抑制地红了起来。

本多忽然想起了刚刚佐伯克哉对自己的告白,他说,“本多,我喜欢你。”

本多僵硬地维持着双手撑在松浦头顶的动作,他已经明白了些什么,然而事实的真相让他无法一瞬间反应过来。

  

今晚,本多宪二被动地知道了两件事。

第一,佐伯克哉喜欢他。

第二,他喜欢松浦宏明。

 

 

 


评论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