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本松】玻璃镜 第四章

花菖蒲:

花语——信任的爱

 

第四章

 

 送小本多回到了他的老家静冈县之后,生活中没有再发生什么诡异奇怪的事情。一晃又到了和MGN开会的周五,最近工作繁忙,加之本多的事情,有些小感冒。周末的时候,本多去了一次伊势岛,帮忙搬运了柜台,还讨论了卖场的路线标示。下周佳人花园就正式开张了,大街小巷都贴着宣传海报,广告也同步播放,从市场的反应来看,是很不错的。

本多和佐伯已经到了会议室。松浦想起昨天在伊势岛,本多同自己说的话。这几天的调查之下,情报泄漏有了大致的方向,具体的还要进一步调查,大概下周就能有结果了。

松浦并没有提这件事情,这次的会议比较简短,稍作讨论就结束了。

松浦以为这是一个难得的休息日。

 

周五晚上十点,同属伊势岛百货公司的同事佐藤打电话邀请他一起参加爬山活动,周六中午出发,去富士山,计划在山上住一晚,第二天中午回程。连续几周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松浦本打算婉言拒绝,却架不住同事的热情,最后还是答应了。

做完最近工作的收尾,松浦转而开始准备爬山要用的物品。将外出的衣物和必备物品逐一确认后,松浦一股脑费力地全部塞进行李箱里,等到一切收拾完毕,时钟已经静静地指向凌晨一点。松浦坐在沙发上,松软的坐垫让身体不由自主地深深陷入,松浦缓缓闭上眼,想要消解连日积累的疲惫,或者只是给自己一个安静的机会是平静一下。

啪啪啪,有轻微的动静打破公寓的静谧,松浦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客厅的玻璃窗外是昏黄的路灯,零零碎碎的雨滴在路灯的灯光下滑出一致的轨迹,有的索性打在玻璃上,发出宛如空鸣般的声音。

松浦走到窗前,定定地看着半夜落雨的城市,只有路灯孤零零地亮着,街道两旁的楼房没有亮光,几乎都暗了下去。手机忽地亮了一下,是APP的推送消息。松浦划开屏幕,点进去看了一眼,退出时不小心点到了“信息”。信息最上方的最新消息是本多发来的,今天的会议结束后依然是努力找话题跟自己说话。

本多询问情报泄漏的事情,松浦当然是一口否定了。现在想想,那时候本多一脸松口气和“果然如此”的表情,松浦不禁哑然失笑。

收起了手机,松浦关掉客厅的吊灯,推开卧室的门。明天还要出去爬山,还是尽快休息吧。

 

 

周六中午,松浦如约到达了和同事约定的地点,远远地就看到佐藤努力朝自己招手,松浦拖着行李箱快速走了过去。大巴陆陆续续接上别的同行人,松浦的座位后排靠窗,大巴最后一次停车上人的时候,他正在望着窗外发呆。

“哦,松浦你坐在这里啊!”

“!!”松浦惊了一下,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新上车的乘客穿着一身运动服,四下张望了一下,似乎在看有没有别的空位,最后朝着松浦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没地方了,松浦我就坐这里了。”说着,本多就大咧咧地坐下。

……为什么本多也会一起去爬山?松浦有一种现在就想下车回家的冲动。

松浦不满地扭头看向同事,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他这个男人也会来,佐藤被松浦宛如实质的目光吓到了,一时不知道原因,只能无辜地眨眨眼。

一路上松浦几乎是浑浑噩噩熬过来的,本多一直努力地跟自己搭话。松浦恨不得现在自己瞌睡地一路睡到富士山。

两个小时后,一行人抵达富士山。分配了酒店的房间和整理了行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松浦看了眼门牌号,很庆幸自己没和本多分到一起。从房间出来达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了。

“呦,松浦,我们打算去富士山先走走,你去吗?”佐藤问。

“哦,好。”距离吃饭时间还有一些,出去走走也不错。

“那就走吧。”清点了一下人数,里面大部分是伊势岛的同事,松浦微微松了一口气。

“啊,等等我,不好意思,收拾东西有点晚了。”远处传来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松浦后背僵硬地定在原地,他张了张口,“我还是不……”

“哦,你是MGN的本多宪二吧,一起走一起走。”佐藤大方地揽过本多的肩,还一边朝松浦招手,“松浦,走了啊。”

“……”

 

 

松浦跟着大队伍开始登山。这次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僻人烟稀少的路,泥土松软,风景更是有股别样的滋味。松浦一路上走走停停,努力去忽视跟着来的本多。松浦走在队伍的尾巴,有时候还跑到小径的分岔路的底端,如果没有路就原路返回,虽然比不上大队伍的速度,却也还是能看到前方的人影。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六点了。一股山风呼啸而过,到了傍晚山里的气温就低了不少,松浦提了提拉链,出门的时候穿的有点少,现在山风吹的身子有些不适,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松浦,你看这里。”跟在自己身后的本多大声说。

松浦转过身去,他们停留的地方恰巧是开阔的路面,这里几乎是一个峭壁,整块岩石像被横切了一样。能够清晰地看到落日的光辉,橙色的日光沐浴在身上,松浦觉得整个身子都是暖洋洋的,天空上漂浮着不少薄云,被一同渲染成瑰丽的色彩。松浦和本多静静地看着不可多见的壮观的日落之景,两人原路返回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大部队的身影了。

和队伍走散了,松浦有些头疼地想。他掏出手机准备联系佐藤,空中忽然炸起了响雷。

“?!”本多的手抓了过来,握住松浦的手机,眼神严肃。

“之前有新闻,有人在爱尔兰山脉的山顶上,使用电话被雷劈得一死两伤。”意外于本多的认真,松浦没多做反抗就收起了手机,最后关机的时候看了一眼电量,23%。

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下山。

 

雨下得又急又大,乌云几乎是顷刻间就聚集在了一起。豆大的雨点先是零零散散地落下,而后骤雨倾盆。本多拉着松浦一路小跑着原路返回。因为走的是不同于平常的小道,脚下松软的泥土在接受雨水的洗礼后,变得泥泞不堪,一个不留神还会滑倒,跌坐在上面。

两人达到半山腰的位置花了大概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就算是小道,想要迅速下山也要不少的时间。本多看了一下雨势和山顶汇聚的乌云,决定先找个地方避避雨。

“松浦,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雨,等雨小一些的时候再下山。”本多扭头对松浦说。

“嗯......啊,啊嚏......”松浦不舒服地皱了皱鼻子。

“你感冒了?”

“嗯,有点。”松浦带着点鼻音闷闷地回答。

 

 

幸运地是,两人并没有花多久就找到一个足以避雨的山洞。山洞不算很小,两个成年人钻进去还尚有余裕。山洞里还有零星的树枝和石头,更是雪中送炭。本多扶着松浦靠在岩石壁坐下,自己也在一旁坐下,背包里面有几件御寒的衣物,本多看了眼红着脸的松浦,将衣服递了过去。

“本多?”

“你先披上......”本多不放心都贴近松浦,他的面容有不自然的潮红,本多将冰凉的手掌贴到松浦的额头。

好烫。

“松浦,你发烧了。”本多担忧地说。

“啊?哦,还好。”之前就有些感冒,傍晚气温骤降,又是大雨倾盆,发烧也并不奇怪。

察觉到松浦的身体状态,本多将御寒的衣物一件一件套到松浦身上,“虽然用处不算大,现在先忍一忍吧。”

本多继续翻找着背包,里面只有零星几个可以饱腹的食物,不过意外地发现一个打火机,估计是出门时随意塞进来的。

本多垒起树枝和石头,用打火机点燃。山里昼夜温差大,下午登山的时候简直是炙烤大地,夜晚则一股股的凉风窜进衣服的间隙。本多裹了裹运动衣,烧起来的树枝散发着微弱的热量。虽然不足以彻底御寒,至少好过没有。本多拉着松浦,往火堆的方向靠了靠。

 

 

松浦靠在本多的肩膀上几乎是昏昏欲睡。

“说起来,前几天你也这么睡在我肩膀上。”松浦低声咕哝着。

“嗯?什么?”上一次见面是周末去伊势岛帮忙,自己什么时候靠着松浦睡觉了?本多有些摸不到头脑,打算继续问个究竟,松浦已经闭上眼睛了。

过了一会,久到本多以为松浦已经睡着的时候,松浦用感冒沙哑的嗓音低声说,“本多,是你一手摧毁了我的梦想。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么?”话语里饱含着浓浓的憎恨和不甘,“而且…..你居然……还跑来问我,要不要坐排球不的教练!”松浦骤然拔高里音量。

因为发烧而迷糊的大脑说出了平时压在心底的想法,本多感觉心脏被钝器狠狠地击打,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保持沉默地倾听松浦倾泄的话语。

“我明明就在你身边,明明只有我是最能理解你的人,本多!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

“呵,那时候我明明发现了你的反常……”

“!!!什么?松浦,你……当时知道?!”本多忍不住回问道。

“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二传。一直和你搭档的二传啊!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你以为谁会第一个注意到?你真的以为,我没有注意到吗?别老把别人当成傻瓜啊!!”*松浦一股脑吼了出来。

“那你当时……”

“鬼才知道你到底遇到什么事情!被对手要求作假?我再怎么也不会猜到那种事。只是知道你隐瞒了什么……一定是一些非常麻烦的事情。但你却什么都没说。”*

“我以为如果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你一定会跟我说的。”*松浦嘶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甚至染上了轻微的抽噎。

“如果我当时能够阻止你,一切都会不同的吧。”松浦用自嘲的口吻平静地说。

“松浦……”早在之前,本多就了解松浦的痛苦,内心却还是想要为他做些什么,就算有着明显的厌恶和嫌弃,也不放弃地接近松浦。可是他没有料想到松浦那时候察觉到自己的不正常,还自己背负着罪恶感。

“别这样……”本多费尽力气挤出这三个字。

看到你这么痛苦……松浦,我很难受。

难受已经不能准确地形容此时的心情,本多的意识就像台风过境后的狼藉,没有剩下什么完好的东西。只留下寸寸皲裂的土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叫嚣着疼痛。

心痛,心疼。无可自抑地想要一把抱住松浦,告诉他“别这样”。

一瞬间语言贫乏到什么都说不出话来,松浦经过最初的情绪爆发,本来就发烧的身体更加虚弱,现在已经彻底昏睡了过去。

本多小心翼翼地搂住松浦,双臂穿过松浦的腋下,双手抚摸着他的脊背。下颚抵在松浦的脖颈旁,轻若羽毛的鼻息洒在自己的侧脸,弄得痒痒的。松浦安然地沉睡在本多得怀里,本多的动作笨拙而小心,像是面对一个易碎的水晶玻璃。

 

 

“松浦,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本多嗓音嘶哑地说。

 

 

 

 

大雨在凌晨时分停了,早餐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本多联系了同行的人。自己则背起松浦一路慢慢下山。担心松浦因为晨风而加重发烧,本多脱下自己的运动服又给松浦套了一层,从远处看,松浦简直就像一个圆滚滚的糯米丸子。

接近山脚的时候,本多看到了同行的伊势岛的员工,在佐藤的引导下,将松浦送回了他自己的房间,翻出退烧药,扶着松浦喝下。最后依然不放心,同行队伍里有一个医生,本多二话不说拉着医生冲进松浦的房间,确认只是受寒发烧,才安心地放走医生。走的时候还不忘嘱咐,如果松浦身体情况恶化,请立刻帮忙看一下。

松浦在中午的时候醒了过来,目光涣散,眼神迷迷糊糊。松浦盯着本多看了几秒才认出男人的身形,“本多?”

“松浦!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本多担心地抓住松浦的手。

“呼,好点了。”松浦躺在床上放松地说,“什么时候走?”

“松浦,你还没恢复,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走也不迟。”

“回家休息效果更好。”松浦顿了顿,“对了,昨天晚上......我说的那些话......你都忘了吧。”

“!松浦!!”

“本多,回房间收拾东西吧,应该快到离开的时间了。”松浦转过头去,避开本多的目光。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本多松开紧握松浦的手,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松浦听到方面咔哒的关门声,有些怔怔地躺在床上。他以为本多还会说什么。

不过昨晚真是说了很多多余的话。

松浦万分后悔答应佐藤参加这次爬山活动。最后只记得在很暖和的地方睡了过去,松浦记得本多烧了树枝,小小的火堆居然那么温暖吗?松浦有些奇怪地想。


评论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