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本松】玻璃镜 第二章

第二章  

  

佐伯克哉双手撑在洗手台上,脸上还挂着水珠,他愣愣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另一个人格的自己浮现在镜面里,同样的面容,迥然不同的气质。有些逃避似的,佐伯克哉避开里镜子里面另一个自己的视线,手随意摸索着洗手台上的毛巾,却碰到一个冰冷的金属。

那是Mr.R给他的眼镜。

三个月前,Mr.R这个神秘的男子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并且给了他一副眼镜,说可以改变他佐伯克哉的人生。他也确实尝试着去带这副眼镜。明明只是一副眼镜,却激发出不属于佐伯克哉这个人的气息。

那是另一个人格的自己。

在思考之后,佐伯克哉决定将眼镜归还给Mr.R。

三个月后的今天,自己下班之后独自一人去路过的公园赏樱,坐在木椅上,和煦的春风吹过,掀起一阵樱花花瓣飞舞的海洋。风声渐息,身旁却多坐了一个人。Mr.R坐在了自己身旁。

那个金发麻花辫的男人又一次将这副眼镜交给了他。

男人用特有的低沉嗓音缓缓地说,“我能够听见哦,在佐伯克哉体内那胜过任何人的,渴求欲望之声。只需稍微给那欲求之音一些刺激……”*

佐伯克哉将放在洗手台上的眼镜拿了起来,冰冷的金属上有一股热流暗涌着,他几乎是颤栗着收起了眼镜。

 

佐伯克哉对着镜子打领带,他还是习惯穿着以前廉价的西装。

这几天MGN和伊势岛的合作项目佳人花园就正式展开了,他,本多以及藤田一起担任MGN这边的负责人。在合作开始之前他只知道松浦在伊势岛方面工作,犹豫了几分没有告诉本多这件事情,却没有料到会有如此的巧合。会面现场,本多惊讶而兴奋,松浦则一脸的嫌弃和厌恶。佐伯克哉叹了口气,是不是当时应该告诉本多一声呢……

会议结束后,佐伯克哉主动去了御堂部长的办公室。他简单地说明了自己的担忧,毕竟大学时期本多和松浦曾经有过很严重的过节,反而被御堂驳斥商务工作中,夹带私人感情太不像话。佐伯克哉试图进一步说明,却被御堂指出,“你也要注意点,不要对本多过度保护。”*最后还稍稍批评了佐伯克哉几句。

御堂的口吻很是平常,甚至说淡然也不为过,只是一句简单的提醒。而那一瞬间佐伯克哉内心几乎是慌张的。他勉强维持着表情,并且脚步略匆忙地离开了御堂的办公室。

 

佐伯克哉喜欢本多宪二。

作为大学时代的好友,即使是如此存在感低,没有什么用的人,本多依然大方无阻碍地接纳着自己。从刚进入八课到后来的protofiber的项目的时候,本多都是懦弱的自己一个强有力的支撑。

这份友谊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变成了喜欢。

他知道本多和松浦最后起争执并且最后不欢而散的事情,内心也希望两个人能够和好。另一方面,他不打算告诉本多自己的心情。

喜欢本多宪二这份感情,佐伯克哉经常自己体会。这份爱压在心底,从本多的表现来看,他并不喜欢自己。那么选择说出这份感情之后,两人还能以朋友的关系继续相处下去吗?

佐伯克哉不确定,也不敢去尝试。这份爱情他一人独自品味,就足够了。

 

今天是周五,按照约定好的,MGN和伊势岛要在会议室开会,跟进每周的进度。进入会议室的时候,佐伯克哉没有看到本多的身影,内心的爱慕也因此有点失望,恋爱中的人总是视线不自主地追寻喜欢的人的身影。

不过松浦已经到了。

本着想让两人重归于好的想法,佐伯主动向松浦攀谈。

“松浦先生!”*

“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考量,但是......”*

“本多也是很痛苦的!我认为如果是现在的话,一定可以得出和那个时候不同的结论!”*

佐伯死命劝说着松浦,却看到松浦微微眯起了双眼,他用冷淡地口吻说,“……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打的排球,是我相当讨厌的那一型。”*

佐伯愣在了原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敌意,具现化一样地刻骨侵袭着自己。松浦的敌意不仅对本多,对自己也有。

 

这周的会议依然如期举行,松浦和本多的关系并没有缓和多少,反而佐伯猜测为了减少与本多碰面的时间,松浦故意不提前到达会议室。会议开始前,内线电话通知御堂叫佐伯去自己的办公室。担心是不是有什么急事,佐伯这么想着进了御堂的办公室。

御堂的表情有些僵硬,却无法掩饰目光的锐利。

佐伯在御堂的指示下看到了御堂手指向的屏幕。上面显示的是樱花百货公司的主页。樱花百货公司规模比不上伊势岛,但也是在日本境内有不少口碑的老店家。

御堂接着点进去页面的某个链接,界面转瞬跳到了“樱花佳人花园”的页面。

“内涵与外貌兼并,研究女性生来所具有的美丽……”*佐伯盯着文字忍不住读了出来。

“和这次伊势岛的佳人花园很相似吧。”*佐伯忍不住说了出来。

樱花百货公司的樱花佳人花园项目,比伊势岛和MGN合作的项目要晚开张一些日子,而再往下看,答案呼之欲出。

有人泄漏了此次双方合作的企划,并且告知了樱花百货公司。

佐伯还在思考到底是谁泄漏的情报,冷不丁听到御堂说,“你觉得会是伊势岛那边的人吗?”*御堂不会去怀疑自己的员工,最后只剩下伊势岛这一个可能性。

“过去在伊势岛,似乎还发生过好几次类似的事件。”*御堂继续补充说,同时向佐伯表达了注意一下松浦宏明动向的意思。

回到会议室,本多立刻凑上来问谈了些什么,有些担心本多知道这件事后的心情,佐伯犹豫着要不要说的时候,松浦也到了。看到被怀疑的当事人也在场,佐伯不得不压下想要跟本多说明白的心思,还是下次再找机会吧。佐伯心里默默想。

接下来,四人就商品到货,柜台布置方面做了详细的讨论和说明。

“我想也是嘛,本多先生你看起来就不像是有女朋友的人嘛。”*藤田开着玩笑对本多说。

“喂喂,干嘛突然提起这茬?”*本多不满地抗议道。

女朋友......本多以后会喜欢怎样的女孩子呢?如果他有了喜欢的人的话,自己也会衷心祝福吧。

“佐伯先生,有时间让他们在这里闲扯的化,不如赶紧继续开会。”*松浦皱着眉想要打断这方面的谈话。

“但是啊……虽然有五年没和你搭档了,但果然,跟你一起工作的感觉就是好啊,松浦。”*本多开心地笑了出来。

本多发自内心的话打断了佐伯克哉的胡思乱想。对于本多来说,松浦是怎样的存在?一个无可比拟的二传手,或者说可以成为一个最为契合的恋人?

想到这里,佐伯内心流过一股难过和嫉妒,负面情绪来得太过于突然而毫无根据,佐伯忍不住颤了颤身子。先不说两人现在关系如此僵,如果大学时期的两人真的有了友情之外的感情,相信自己也能察觉。

意识到自己想些什么,佐伯羞愧地低下了头,从理性来讲,他不应该这么想松浦和本多。而对于本多强烈的感情,却愈发在相处中滋长。

 

 

每周的例会照常进行,这次会议结束得比较早。佐伯和藤田交谈完,视线下意识地搜索本多的身影,却一瞬间僵在了原地。

“笨蛋,不是那样的……”*本多用一种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表情低声说着,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眉头也轻微地皱起来,却看不出不开心的样子。本多的声音没有一贯的元气和精神,更多了一分隐藏在内的温柔和柔软,那种嗓音撩拨着佐伯克哉的内心。

由于隔太远有些听不清,但是从表情上来推测,应该不是工作方面的事情。

 

松浦居然能让本多露出那种表情?!

震惊之余,佐伯克哉的内心也泛上一股苦涩。那是身为朋友的自己从来没看到的,本多的表情。

“可是啊……”*佐隐约听到了本多的说话声,他彻底地将头转到松浦的方向,脸上的害羞没有减少多少,眼角微微垂下,露出本多独有的温柔。他的笑意更加浓郁,本多内心的开心几乎都要破体而出。

心脏像是被戳刺了一般。他无可抑制地嫉妒着松浦,各种荒诞的想法在大脑里面横冲直撞,徘徊在心口的爱意却迟迟找不到倾泻的出口。这份感情如同一个畸形的植株,在背阴的地方生根发芽。在植株的正面受到来自喜欢这份感情的洗礼而茁长成长,而植株的另一面,终日得不到日光的洗礼,那是不能诉之一说的感情,翻滚的爱和欲望没有突破口,得不到任何养分几乎要快萎缩了。

本多,我喜欢你……佐伯在内心苦涩地默默表白。

 

工作结束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佐伯和本多同会议室的藤田道了别,就一起去了附近的饭馆吃晚饭,晚饭之后转战去拼酒。

这间酒吧的风格是爱尔兰,很符合本多和佐伯的偏好。两人坐在吧台凳上,细细地品味着调酒师精心制作的鸡尾酒。酒吧里觥筹交错,彩光流溢,让佐伯有一种吐露心声也没有关系的冲动。

佐伯努力压下了内心的想法,随意地和本多聊着天,看准两人话题中断的片刻,佐伯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提到了松浦。

“那个,我想问问,最近松浦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呢?”*

本多放下酒杯,神色奇怪地看过来,佐伯继续说道,“……其实……是有些奇怪的传言啦……”佐伯悄悄看了看本多的表情,清了清嗓子将今天御堂说的事情对本多复述一遍。话题愈发深入,本多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还不等佐伯讲完,本多就忍不住打断,话语间是满满的怒气,“那是什么意思?他想说是松浦把伊势岛的情报给泄漏了出去?这么荒唐的话你也相信?”*

预料过本多听到这番猜测的反应,却没有想到如此的激烈,一瞬间佐伯有些慌张,“并不就是相信了啊。至今为止,也没有任何松浦泄漏情报的证据。所以在此之前,我什么都没有对你说不是嘛?”*

佐伯辩解的话并没有达到预期安抚本多的效果,反而被反问是不是因此而注意他。说没有证据而凭空怀疑确实没有,但本多陈述的事实让佐伯无力辩解。

本多对于整个事情持否定到底的态度,还用颇为不屑地语气表达“疑心太重”,同时评价御堂部长“哪根筋打错”*。佐伯看着这样的本多说不出话来,两人争论了几个来回,却无法达成统一的共识。从酒吧出来的时候,两人之间的氛围几乎是僵硬的。

本多无条件地信任着松浦,无论怎样的推测,他都站在松浦那一边,秉持着绝不可能的态度据理力争。

这样的本多,这样的信赖,让佐伯克哉有一种被排除在外的难受感。他希望两个人能够和好,也在内心喜欢着本多。这种现实与内心的撕裂感折磨着他,最后和本多告别的时候,可以用不欢而散来形容。

夜晚的微风很凉爽,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不少。佐伯站在原地,转身回望向本多离开的方向。那条路上稀稀落落有一些行人的身影,却看不到本多。大概已经回家了。

 

 

“呼……”本多烦躁地打开公寓大门,随意地在玄关脱了鞋袜,光着脚走进房间。他揉了揉黑色的短发,扑进柔软的床铺,脸埋在被单里,耳旁是刚刚佐伯谈到的事情

松浦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本多没由来地窜起一股怒火。就算五年未曾联系,作为王牌手和二传手的默契和信赖依然留在血液里,这份信赖和默契在松浦受到怀疑的时候,尽数迸发出来。佐伯克哉是本多的朋友,他能够明白有人这样恶意的猜测,感情上却无法接受。

他不能容忍任何人在这方面怀疑松浦。

越想越烦。本多索性坐起身,一个挺身跳下床。他蹲下身翻找抽屉里的相册。

抽屉里放着从小学到大学的相册,还有一本相册是单独放工作之后的照片。

本多挑出高中和大学的两本相册,盘腿坐在地上,开始一页一页地翻阅。

和松浦的相识是从高中开始的。两人是同一所高中上学,不过并不同班。那时候高中也有排球部,活动并不算很多。和松浦认识是因为暑假一个排球场打排球认识,因为打球的人员都不认识,就随意搭配了起来。

意外地,本多发现这个二传手水平很好。比赛结束后,本多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一路小跑去追松浦。两人简单地交谈发现居然是同一所高中,于是就这么认识了。

高中毕业后,两人考取了同一所大学。

高三结束的那个暑假,两个热爱排球的男生一起约定,大学也加入排球部,一起打排球。

高中和大学里面有不少自己和松浦的合照。大学里,本多翻到了自己,松浦和佐伯三人的合照。照片里,松浦笑得很开心,他和本多穿着一样深蓝色的球服,上面有着“Meio”的字母。佐伯则穿着深红色的球服,上面写着24这个数字。

本多伸出手摩挲着这张充满回忆的照片。他盯着松浦嘴角下的痣,笑着摸了几下。

继续往后翻,本多看到了大二时排球队纳新的照片。当时一致讨论纳新要有新意和吸引力,部长为此准备出了一个圆滚滚的布偶装。本多心里一动,提议让松浦穿上这套布偶装。本多还记得那时候松浦几乎抽搐的表情,眼睛里含着怒火,下一秒就会忍不住痛骂起本多。最后咬了咬牙,纵容地同意了本多这份糟糕的提议。

照片里松浦撇着嘴,完全不往本多的方向看。他身上圆滚滚的布偶装还画着两个晶晶亮的大眼睛,仿佛能透出晶莹的泪光。

名为怀念的思绪透过照片翻滚了出来,如同漫上荒野的溪水,浇灌着这块贫瘠的土壤。那是最为美好最为开心的时光,即使他一去不复返,即使回首时内心是满满的苦涩,也无法掩盖他本身的珍贵。

 

 松浦宏明,他一直是自己最好的二传手。

 

 


评论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