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本松】玻璃镜 第一章

火鹤花:

花语——暗恋


第一章  


松浦牢牢附近地铁上的扶手,确保自己不会被推搡的人流推挤地东倒西歪。今天是周一,从每天规律的起床上班开始新的一周。松浦疲倦地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泛着一层淡淡的水光,眼睛下方还有着一圈黛青色的阴影。难得的周末却外出出差,公司最近有一个同MGN合作的项目,销售部的部长前天上午电话通知自己,身为销售部经理的自己将接管这个项目。这是一个斥资巨大,筹备很久的一个项目。凭借伊势岛在业界的TOP,和MGN的强强联手,可以预想到将会在市场上是怎样的光景。

即将到来的挑战性的工作无形增加了松浦的压力,偏偏昨晚乘坐的是11点的飞机,凌晨1点才到家。虽说只是在飞机上小憩一会,大脑有了一点点的放松休息时间,却偏偏梦到了有关于本多的事情。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本多本人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只有过去的自己无言地声明着大学时自己的热忱和情感。

可是还是不爽。

松浦愤然地望着窗外,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凡是想起本多,所有的好心情都会破坏掉。正是由于飞机上的梦境,凌晨回到家却在床上辗转反侧,哪怕是强迫自己一个劲数羊也无法安然入睡,最后凌晨5点的时候才恍惚感觉挣扎不停的意识趋于安静。

不过也只是浅眠罢了。

到达伊势岛的时候离上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松浦利用这份短暂的时间整理离桌面的文件,同时打开电脑处理一系列邮件,做出对应的回复。松浦满意地看着零碎的工作一一完成,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温水,随即收拾好要报备给部长的文件离开办公室。穿过走廊的时候,有一小股呼啸的风擦着身子掠过,松浦扭头看了一眼飞速奔跑的身影,同时抬起手腕确认了一下腕表的时间。又是一个周一迟到的。

松浦轻轻敲开了销售部部长的办公室门,听到里面的“请进”才礼貌地推开门。他将文件整齐地放到桌上,开始一项项地详细说明此次完成的工作。语毕,部长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动转椅稍稍离开办公桌,拉开了桌子的一个抽屉,从其中抽出一叠厚厚的文件,“这是此次和MGN合作的项目——佳人花园,之前你应该了解了不少,现在再熟悉一下。我们伊势岛这边已经和MGN约好了今天中午见面,你是我们伊势岛看好的年轻人,松浦,好好努力。”部长的话语里带着长辈对年轻人的关切和期望。

松浦接过厚实的文件,表示自己一定会很好地完成此次的工作。稍作闲谈后,松浦就拿着文件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松浦端坐在桌前,认真地翻阅手里和MGN合作的详细内容,从构想到定位,无一不是有新意而且足够吸引人的,这个企划一定能够大获成功,松浦如此肯定。

新工作带来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步入MGN约好的会议室里。

松浦跟着部长走进会议室里,刚刚做完自我介绍,耳旁就炸起了兴奋而熟稔的嗓音。

“这不是松浦嘛!”*

大脑还来不及拉响警铃,松浦黑色的瞳孔倏然睁大,出现在梦里纠缠的男人一瞬间跳出梦境,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看起来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就如同工作后的沉淀并没有褪去本多一丝内在的本质。本多无疑是热情的,他满脸洋溢着重逢的喜悦,恨不得立刻拉着松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叙旧。他的情绪自然而然地表达在了肢体里面,试图拍打着松浦的后背来表达自己的开心,就差没有手舞足蹈起来。本多一个劲地朝松浦靠近,那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是根植了很多年的习惯。从他们高中认识的时候开始,本多就经常会在兴奋时不停地靠近松浦,想要把自己所想的都传递给松浦,什么都想和他分享,如同共生的两个人。后来两个人一起在大学里打排球,身为王牌手的本多和二传手的自己,更是自然而然地贴近,除了感情好,还多了一种无人能比的默契和信赖,这种情感游走在内心的深处,融入到骨子里,就算争吵分开,也不曾消散。

而如今,这份贴近只会让松浦厌恶逃避。于是松浦往后退了好几小步。

“好久不见了啊,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有五年了吧?”*

“原来你在伊势岛工作,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呢。”*本多一个人兀自地说个不停。

此次MGN的负责人,除了本多宪二,还有佐伯克哉。整个过程中,他几乎是没什么存在感地站在一旁,有些无奈地看着本多的热情和松浦的退却。最后还是MGN方面的御堂部长出面结束了这诡异的画面,松浦内心暗暗地送了一口气。

从私心的角度来看,他十分不愿意在工作上和本多有任何交集。本多宪二和松浦宏明的一切在大学那场比赛后,就应该画上了休止符,两个人从此走上不同的路,不应该有道路相会的那一刻。从工作的角度来说,他不应该携带私人感情影响工作,本多宪二只是短暂的一个合作者而已。

松浦扭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佐伯克哉,他应该知道此次伊势岛方面的负责人是自己,然而却没有告诉本多。

佐伯克哉,你想干什么?

此次只是一个简单的会面,以后每逢周五都会有一次会议,地点依然是这个会议室。御堂部长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后,佐伯克哉也跟着御堂走了出去,MGN的另一个负责人藤田也因为突发工作赶过去了。偌大的会议室骤然只剩下本多和自己。

松浦沉默着不说话,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显示的时间,该吃午饭了。旁边的本多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两人共同经历过的事情,最近MGN发生了什么,伊势岛又如何如何,嘴唇翕动,永远说不完似的。松浦厌恶地闭上了眼,试图在视觉上剔除本多,在听觉上无视本多。

简单地回了本多几句话,松浦说明了一下现在是午饭时间,不等本多回应先一步离开会议室。松浦几乎是逃一样地离开了MGN的大楼。当他从便利店出来,手里提着今天中午的午饭站在车站的站牌前,才恍然有一种彻底逃离本多的解脱感。

上了公交车后,松浦挑了车尾的座位,他疲惫地靠坐在后排的椅背上。原本工作的压力上多了一份叫本多宪二的麻烦,疲惫感汹涌而不客气地滚了上来。前排坐着几个大学生,手里拿着课本,课本上红红绿绿画着各种各样的标记,旁边的空白处还补充了不少笔记。看起来阶段性考试要来了,大学生也开始好好地复习。午后的微醺刺激着松浦今日有些脆弱的神经,配合着正午特有的燥热和熬夜梦魇带来的睡眠不足,松浦忍不住开始眼皮打架。

反正离到达公司还有一些时间,松浦迷迷糊糊地想,而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松浦,快点!”本多在前面跑着,下午排球部的训练刚刚结束。由于本多和松浦今晚八点还有课业,就跟部长说明了情况,提前结束排球部的训练,而后两人气喘吁吁地一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教室。

松浦和本多挑了后排的座位,来得有点晚,教室也只剩下最后两排的位置。松浦看了看剩余的座位,还在犹豫坐在哪里比较好的时候,本多已经一屁股坐在了最后一排,东西扔在旁边空着的座位上,趴在桌面上一个劲的喘气。

松浦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本多正前方的,也就是倒数第二排的座位。

“松浦,水。”本多的身子越过两人之间的阻碍,伸手想够包里的水瓶来好好解渴一番。

“本多,你的水在你的包里。”松浦无语地看着本多恨不得整个身子都探过来的动作。

“嘛,无所谓啦。”两人东一句西一句地聊天,没说几句,上课铃就响了。松浦顿时在座位上坐好,挺直了脊背,摊开课本和笔记本,可惜训练过后疲惫的眼神一点也不配合。

松浦用余光瞥了一眼后方的本多,本多还在座位上扭来扭去,不停地从背包里翻找这堂课要用的课本,讲台的老师不时看向搞出动静的本多,偏偏本人毫无察觉。他掏出的课本皱巴巴的,封面还有拉面汤留下的痕迹,松浦想要说什么,最后只能抽动了几下嘴角,放弃似的扭回头去。

今晚的课是微观经济学。老师在讲台播放着相关课件,还不时在黑板上用白板笔写写画画,做了不少补充。运动过后的疲惫像是找到了地方发泄一样,齐齐地翻滚在体内。加上最近课业压力重,经常下午训练,晚上回去继续加班学习,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松浦维持坐姿不大几分钟,瞌睡感就一波一波袭来,讲台上老师的讲解转瞬间变成入睡的安眠曲,松浦毫不怀疑地想,现在给他一个枕头就能直接睡过去。

眼皮止不住地开始打架,松浦涣散的目光落在课本上,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印刷的铅字的黑色,像蚂蚁一样的文字缓慢地爬行,爬出一个奇怪的轨迹,无言地催促松浦快睡吧,快睡吧。

松浦终于要撑不住彻底睡过去,后背被本多戳了戳。戳弄的力气没多大,但怕松浦没有感受到,本多像小孩子一样地戳了一下又一下。松浦勉强振奋了一下精神,皱着眉扭回头看本多,有点不满他吵到自己。本多张开嘴唇压着声音说,“松浦,我困得不行,先睡一会,你记得帮我挡一下。”他甚至不等松浦的回复,在做完这个简短的说明后,头一歪,直接枕在了交叠的胳膊上,酣然大睡了起来。

松浦有些气结地瞪着本多,可惜面对已经睡着的本多,这份目光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杀伤力。松浦暗自咬了咬牙,强打起了精神,直挺挺地端坐好,眼神专注地看着课件上的内容,思路开始迟缓地运转,努力跟上老师上课的思路,同时手上还不停地做笔记。

终于熬过了下课,经过了最初的瞌睡和后期意识的挣扎,现在困意完完全全地跑走了。老师又做了简单的补充和下节课阶段性测验的通知后,就拿起教案离开了教室。松浦转过身子,推了推还在睡觉的本多,那具身体随着松浦的动作轻微晃动,本多不满地咋咋嘴,最后还是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

“本多,老师说下节课阶段性测验,考试内容是这一周的内容,这次考试占成绩的20%。”松浦见本多醒了过来就索性不再看他,转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诶?!要考试?!!”捕捉到关键字眼的本多差点没跳起来,“松浦,你记了笔记吗!”深刻清楚自己上课的摸鱼程度,本多立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地向松浦求助,眼睛里写满了真诚和恳切。

松浦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无语地看着王牌手本多宪二的反应,最后只是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记了,记得考前好好复习。”

  

松浦洗完澡后走出浴室,腰间系着一个宽大的毛巾来围住下身,上半身直接光裸着,深蓝色的发丝尖有水珠不停地滴下来,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晶亮的痕迹。松浦光着脚走进房间,在床沿坐下。刚刚回到公寓的时候因为工作原因翻找文件,却出乎意料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意外发现新年时在神社抽到的签。

正面写着大吉。

背面密密麻麻写着事业,爱情等的预测。总之一片大好形势。

出差回家时做梦梦到本多,新的一周工作要和本多合作一个企划,甚至连公交车上的小憩都冒出来大学的事情。

这是大吉?!!

松浦皱着眉表示严重怀疑。


评论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