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无眠之夜 4

“这个执行方案不太好吧。”泽村手指敲击着桌子慢悠悠地说,眼神慵懒地朝着克哉的方向瞟去,颇有挑衅意味。

桌上放着的是最新的行动方案,计划以费尔赛为中心,派出先遣部队探查五十岚家族的据点,两天后执行,方案里将地点,时间,人员一一详细列出。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改进?”克哉不动神色收下泽村的眼神,反问到。泽村和他对着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我认为我们应该着重保护多罗城,毕竟那里是商业枢纽。”泽村微笑地说。

“但是我认为比起多罗,敌人应该更加在意费尔赛,多罗只有经济优势,凭借五十岚家族的财力,更加注重怎么打击血族势力吧。”克哉说。

“可是费尔赛在前任公爵的行动中,并没有很好地达成打击效果,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呢。”泽村忽然提到已经战死的克哉的父亲,他的嗓音平淡甚至带着一点不屑。

“……你的意见我会加以考虑。”克哉淡淡地说,“那么,会议结束,指挥部届时会与我们合作,争取尽快打击五十岚家族,散会。”克哉起身整整衣领,简短地说。

“克哉,父亲的死我也很悲伤,希望你能担当起家族的重任,这次行动我会配合你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多罗。”走出会议室便听到泽村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

又一次被提到父亲,克哉忍不住皱了皱眉。虽然泽村幼年沦为孤儿被佐伯家族收养,但是儿时的恩怨让克哉在听到那句“父亲”时,心中有着满满的反感。

“啊,我知道。那么,失陪了。”不给泽村任何纠缠的机会,克哉迅速离开,比起和泽村说一堆废话,还不如去找御堂。

离开会议室所在的大楼,轻车熟路地走到不远处指挥部的大楼,克哉站在徐徐上升的电梯里等待着。那个人现在在干什么呢?这么想着,克哉拨通了御堂的电话。

“嘟嘟——”

无人接听。

“叮——”楼层到达后,电梯发出提示音。

克哉皱了皱眉,最终还是走向了御堂所在的办公室。整个走廊静悄悄的,皮鞋鞋跟敲打着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克哉抬手准备轻轻敲门时,有什么声音飘进了耳膜。

断断续续的,有些抽气,尖细的声音隔着大门泄了出来,似乎还有……呻吟?

克哉立刻抛弃礼貌拜访御堂的想法, 直接狠狠推开闭合的大门,冰蓝色的双眸看见了令他震撼的一幕——

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软软地跌在御堂的怀抱,脸色潮红,红唇中传来勾人遐想的娇喘,时轻时重,整个办公室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御堂埋首在女子的颈侧,由于是背对克哉的缘故,克哉无法看清此时的御堂。

御堂在吸食人类的血液。

察觉到粗鲁无礼的拜访,御堂从女子的颈侧抬头。唇瓣上沾着红色的血液,御堂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唇,看着克哉的眼神似乎是不满打扰自己的进食。

被吸食过后的女子浑身无力,娇躯和肢体攀附着御堂的双肩,整个人更是往御堂身上靠,颈侧有着被吸食后獠牙留下的洞,血液顺着伤口如同逶迤的溪流流下,爬过形状姣好的锁骨,没入乳沟消失不见。从神色上来看,并没有被血族享用后的痛苦,反而嘴角有着幸福快乐的微笑。空气中散发着沁香的味道,看来给御堂提供的人类女子血还是不错的。

“御堂先生渴了?”克哉眯起了眼睛,冷冷地问,眼睛反射出冰冷的光芒。

“佐伯?你干什么,不知道进门要敲门吗?!”御堂怒道,同时将女子放到办公室里间附带的折叠床休息。

“......”,克哉面无表情的等待御堂做完这一切,“所以说御堂先生渴了吗?”克哉再次问。

“你想说什么?”御堂面露不耐烦。

吸食人类血液这种事情对于血族来说再正常不过,虽然四柳所负责的实验室有开发血液淀剂,但是同血液本身的诱惑力和甘美简直无法媲美。血液淀剂就像是压缩饼干,能够缓解身体的饥饿,却无法满足味蕾的要求。虽然大部分血族是使用血液淀剂,但是有地位,血统优秀的血族,如三大公爵这样的,是能够享用人类的血液,而也有部分人类愿意凭借自身美味的血液攀附血族的贵族。

“如果御堂先生口渴的话,可以喝我的啊。”克哉轻轻松动领结,解开靠近领口的扣子,动作缓慢,似乎想让御堂看清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御堂愣愣地看着克哉露出自己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半响忽然反应过来,“你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

“是恋人之间做的啊。”克哉歪着头回答他,声音里有着淡淡的笑意。

理论上血族是吸食人类血液来满足自身的欲望,除了人类,同族的血液基本是不允许的,而相互吸食血液这种事情,对于血族来说,无异于人类的性爱,是异常亲密的举动,除了恋人或者夫妻,一般来说血族不会有着这样的行为。

“你!”御堂被克哉噎的说不出话来。

“以前我们都是相互满足哦,我们是恋人,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况且......”,克哉上前欺身,“如果按血统划分,我的血液也是很美味的,应该要强于刚刚御堂先生享用的那个人类,在以前我们不需要人类的血液,也不需要血液淀剂。”

御堂只是瞪着克哉不说话。

“呵呵...”,看着御堂的眼神克哉轻轻笑出声,手触摸着御堂的脸颊,“御堂先生,只有我能满足你,也只有你能满足我。”克哉凑到御堂耳旁轻轻吹了一口气,鼻息弄得御堂痒痒的。克哉的声音低沉性感,御堂只感到呼吸一滞,心跳都漏了半拍。

“够了!”强行拉回自己的意志,御堂羞恼地推开克哉,“我要工作了,请回吧。”

克哉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静静地看着御堂绯红的脸颊,半是欣赏地看着御堂含着怒气的面庞。“如果御堂先生渴了的话,我可以帮御堂先生哦。”最后留下一句调笑的话,克哉瞥了一眼倒在折叠床上的女子,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克哉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御堂浑身脱力地向后退,手不得不扶住桌沿。

“御堂先生,只有我能满足你,也只有你能满足我。”

克哉的话回响在大脑里,御堂有些眩晕地紧紧扶住桌沿。脑内忽然浮现出自己埋首在克哉颈侧的画面——

自己牢牢搂住克哉的腰身,闭着双眼品味血液的美味,克哉像是无可奈何一般,嘴角轻微上扬,指尖探入御堂的发丝,轻轻爱抚他。抬起头的时候,自己的眼底有着浓浓的满足感,有些微的血液顺着伤口流出,在伤口尚未自我愈合前,御堂再度低头伸出殷红的舌尖一点一点舔舐着。

像是迫不及待般,克哉抬起自己的下颚,注视着自己,冰蓝色的眸子里满是爱意,最后四片唇瓣缓缓重叠,撕磨着,不断变幻角度碰触着对方。

“!——”,御堂沿着桌沿跌坐在地上,用手无力地捂住双眼,却无法掩住面容的红潮。


====

我先看看以前写过的什么时候改完((((

评论
热度(11)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