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无眠之夜 3

巴娜罗是佐伯家族的主要领地,其家主府希瑞城堡和长子佐伯克哉的官邸都在巴娜罗。希瑞城堡身为家主府,时常会举办一些大型的宴会或活动,佐伯公爵和公爵夫人,以及一些领地的家族要员全部居住在城堡里。

而今晚,白色的城堡在一圈圈明亮的灯光下被层层包围,时不时有高级车辆出入大门,从车门下走出衣着正式的男士和盛装礼服的女士。平日安静的城堡霎时间染上人间烟火的味道,克哉站在更衣室的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车水马龙的景象。

“好了。”女仆整了整克哉礼服颈肩处的褶皱,退后一步恭敬站着。

克哉看着镜中的自己,白衬衣熨烫得一丝不苟,搭配深蓝色的领带,领结完美地系于领口。白色的西装裤裤缝笔直,衬出克哉挺拔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

克哉转身从衣柜中拿出外套穿在身上,一件同样是纯白色的燕尾服。左胸处纹着金色的家族纹章,点缀着纯净的白色。

克哉摸上被衬衣覆盖的锁骨处,那凹凸的环形触感平复了烦躁的心情。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显示的时间,差不多了。越过女仆,克哉推开门走向走廊尽头的大厅。

 

大厅所有的灯在这个特殊的夜晚一齐亮起,照的整个空间金碧辉煌。御堂在前排看着克哉推门缓缓步入,明亮的灯光照在白色的身形上,御堂眯上眼,目光随着克哉的移动而移动。

克哉最终在大厅正中央的平台前停住脚步,眼前还有三级台阶,平台上有名苍老的长者欣慰地看着他,“克哉,没想到我老头子临死前能为你主持这个仪式,不错不错。”

克哉弯下腰,单膝半跪在地上,静静聆听老者的话。主持仪式的老者是上一任亲王,德高望重,克哉在执行部能有今天的成就,与这位老者大力教导和支持有很大联系。

“开始吧。”老者对克哉说,随即朗声道,“佐伯家族爵位继承仪式开始。”

老者震了震衣袖,神色郑重地拿起石刻平台上的古经文。厚厚的经文放在手中有一种厚重古朴的感觉,老者慢慢地翻开,朗声诵读用花体字写出的内容。

“吾血族之荣光,自亲王伊始照临大地。汝当以己自豪,汝当恪守家族之法。千年之前,亲王之军踏破人类城池,血族之地拔地而起,吾等辉煌,吾等荣耀......”

克哉听着老者字字清晰地诵读着,这是每一任家主继任之时都要认真执行的步骤,由初代亲王起草编写,血族数千年的过往被逐一写开。克哉保持着半膝跪地,倾耳聆听的状态,上一次这种仪式是一个子爵家经历的,克哉坐在台下听了足足有二十分钟,强忍着打瞌睡走神的冲动,愣是努力专心地听完全程。没想到,自己也会这么早地经历这个过程。

老者还在诵读,克哉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大概还有一两分钟左右才能结束,他轻轻地,不着痕迹地动了动膝盖,右膝传来尚在忍受范围内的酸痛感。老者最后一句刻意拖长了语调,仿佛要把血族所有的荣光通过声音传达至大厅的各个角落。苍老的手轻轻合起厚实的经文,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单膝跪地,姿态认真的佐伯克哉,老者用缓慢而稳重的嗓音问,“佐伯克哉,你愿意始终效忠于亲王吗?”

“我愿意。”克哉心里暗叹一声,终于到这一步了,一面认真地回答着。

“佐伯克哉,你愿意与巴娜罗共进退吗?”

“我愿意。”

“佐伯克哉,你愿意将此身奉献给血族吗”

“我愿意。”我更愿意给御堂先生,克哉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老者握起身旁侍者奉上的宝剑,剑锋锐利,剑身反射着明亮的光泽。老者执起长剑,将剑锋轻轻抵在克哉的左肩处,默默看着这个优秀的学生,苍老的面容上皱纹丛生,却掩不住欣慰的笑容。“现在我宣布——

佐伯克哉在此继承爵位,封为佐伯公爵,巴娜罗所属的新领主。愿血族的光辉永在。”

“啪啪啪——”,大厅就做的所有人在这一刻起身,响亮的鼓掌声在大厅里回响了一圈又一圈,克哉对着老者鞠躬,随后直起身转向所有人。

“感谢诸位的到来,今日起,我将承担佐伯家族的责任和义务,无论发生什么,巴娜罗会同诸位在今后一起走下去。”

又是一阵响亮的掌声。

御堂怔怔地看着大厅中央挺直脊背站立的克哉,姿态优雅自信,眼神中有无可匹敌的锐气。白色的晚礼服和白色的西装裤在灯光下衬得克哉身材挺拔,胸口处的家族纹章熠熠生辉,眼镜框冰冷的光泽让此时的克哉多了一份风范,御堂只觉心跳瞬间加快了。

“今后就是佐伯克哉接手佐伯家族了吧?”御堂听到旁边的人在小声说话。

“嗯……看来方针需要调整了,之前我们家族有一笔生意得罪过佐伯克哉。”有人悄悄回答。

“唉,如果前任公爵在世就好了,这个佐伯克哉据说手段狠辣果决。”

“嘘,小声点。”

再往后御堂就听不清了,只知道身旁有人在嘀嘀咕咕,有人在摩拳擦掌计划怎么攀附新任公爵,有人在发愁以往的纠葛怎么处理。

昨天在御堂办公室,克哉收到了来自家族的短信——上任公爵不幸战死。虽说是晚上行动,没有任何来自阳光的威胁,但是上任公爵却尸骨无存,据当时在场人员描述,佐伯公爵击杀敌人致命一击后,拄着剑在原地喘息不止,面容几乎要皱到一起,他大吼了一声,而后全身化为粉末,风一吹,消散在空气中,尸骨无存。顷刻间佐伯家族乱作一团,家中的长辈立刻召回克哉,凭借克哉长子身份,再加之出生便被册封为伯爵,继承公爵之位简直理所应当。

御堂看着被一层又一层人包围打招呼说笑的克哉,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先一步走出大厅。

 

克哉目光扫过一排又一排的书籍,他在城堡的图书馆查找有关五十岚家族的纪录,从已经翻找到的资料,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大多数都是摆在明面上,稍加调查就能得到的最浅显的信息。难道信息被保护得这么好?克哉皱着眉想。

有一个书籍的腰封在目光走过,克哉停下搜寻,紧紧盯着书籍,他抽了出来,拍了拍封面的灰尘,这是家族成员信息,每过一点时间就会在其中更新内容。鬼使神差的,克哉翻开封面,手指哗哗地翻阅起来。

已有不少年份的资料纸片已经泛黄,但是上面的字迹还是勉强能够看清的。记载的资料是历代公爵的信息,从出生到能力,以及死亡日期。翻到最后一页记载着的,是刚刚去世的,自己的父亲。一行行文字写着上一任佐伯公爵的能力和生卒年,很简单但是明了地写明了。

克哉看着记载的数据挑了挑眉,不知是不是巧合,历任公爵的寿命平均下来仅有150岁,而在以血统划分的血族,血统越优异,其能力,寿命越长。就好比三大家族理论上每一个族人至少能活300岁以上,而此刻纪录的每一份数据都不符合理论。

简直就是悖论。

忽然想到了什么,克哉将手放进贴身的外衣口袋,手指摸索到两枚钥匙,这是管家交给自己的。据说是父亲曾经交代过,如果有一天不在人世,那么就将它交给自己。

问管家详细并没有得到过多的消息,只知道这是酒窖地下二层的钥匙,具体存放着什么父亲并没有告诉过管家。

克哉心中一动,将资料放回原位,转身下楼朝着酒窖走去,直觉告诉他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没有什么根据,就是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酒窖在希瑞城堡的地下一层,酒窖有散层,第一层是存放各种珍贵的红酒,第二层几乎没有收拾,据说以前存放过不少杂物,后来闲置了起来就没有再用过了。至于第三层,几乎没听说过有使用过,也不知道当初建造是为了什么。克哉推开酒窖的木门,里面陈列着一瓶又一瓶的红酒,不同年份,不同品牌,从拉菲到波尔多,不一而足。克哉越过名贵的红酒直取过道通向地下二层。

拿出钥匙,对比了一下锁孔,克哉选择其中一把插入从酒窖进入地下一层的木门锁孔。推开木门,很久没有使用过的第二层里,扑面而来是一股潮湿的气味,刺激的味道令克哉一时喘不过气。

稍稍适应了一会,克哉摸着石砌的墙壁一级一级慢慢往下走,唯一的光源来自上方的酒窖。克哉小心翼翼地往下走,确定脚确实踩到了实地,克哉试着张望四周,一片黑漆漆,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克哉思考着要不要继续往前走,手指摸索的过程中触碰到一个凹槽,无意间轻轻按下,这个潜藏的开关让整个走道骤然明亮,固定在墙壁上的火把一个一个燃烧起来,荧荧的火光照亮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

克哉定了定神,迈开步伐向前走去,有一种敏锐的感觉告诉他,这里深处有一个他一定需要的东西。可是他又需要什么东西?

走道尽头又是木门,克哉掏出另一把钥匙,插入锁孔缓缓转动,也许是经久不曾有客人到访,木门发出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声音。

出乎意料的,地下二层并不再是走道,他甚至没有一丝光源,仅有的亮光是方才走道火把延伸而来的,却也非常微弱。地下二层完全像是一个石窟,脚踩在地上行走,这里仅有的人是克哉,也只能听到自己单调的脚步声。

向前走几步,明明是无尽的暗夜,没有任何东西照亮哪怕脚下的一寸土地,但是克哉确实看到了黑色空间里一抹妖冶的深红色。

克哉眯起眼睛仔细看过去,中央有一块大石头,表面被磨平,放着零零散散的小东西,而正中间放着一瓶圆底细口的瓶子。瓶子里的液体如红宝石般美丽,即使在能够吞噬一切的黑色面前,如同萤火虫亮着淡淡光芒的尾巴,在黑色中摇曳,深沉的颜色蛊惑人心,也如同引诱旅人歌唱的妖姬,它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种美丽,诱惑,但是所散发出的气息能让来者一定不会放手。

这是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

费尽心机藏在酒窖地下三层的,仅仅是一个有着红色液体的瓶子?

克哉感到有点头痛,有些不明所以,略作思考后,克哉拿起瓶子小心地收起,朝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


====

慢慢修文((((

评论
热度(10)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