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无眠之夜 2

最后一丝光芒被浓重的夜色缓缓吞噬,漂亮的明亮色彩被黑蓝色晕染,黑夜宣告着他的来临。宽敞的走廊上所有的壁灯渐次亮起,小小的光点浮动在空间里。

走廊尽头有一个身影走近,身材颀长,面容熟悉,影子在地板上拉出长长的阴影——佐伯克哉。

“身体没事吗,还熟悉这里吧。”克哉在距离仅两步远的位置停住,低哑地询问。

“啊,还好。”此时入夜,也是血族的一天的开始,四下静悄悄,只有两个人的空间显得分外暧昧,御堂感到略微的不自在。

“御堂...”克哉的声音低低的,准备迈开步伐缩短两人最后的距离。

“很抱歉打扰您,佐伯先生,王室工作人员下达紧急命令,三大公爵所属即刻前往王室集合。”管家脚步匆匆地从走廊尽头赶来,他甚至来不及平复急促的呼吸,就立刻通知汇报。克哉不满地皱皱眉,却也不得不妥协。“走吧,御堂。”

“啊?哦。”发生了什么吗……御堂想。

 

 

克哉一言不发地看着瘫坐在单人皮质沙发上的男人,目光泠然地扫视狼藉的寝室。低垂的头颅,发丝凌乱,做工精致的华服上描金的纹路被黑褐色的痕迹沾染,在左胸处张牙舞爪地伸开。不必刻意感受也能嗅到空气中令血液深处嗜血本能激发的毒药。

大偎亲王。

血族由亲王和三大家族为基石而统治,自大偎亲王上台以来,虽不说执政能力有多强,哪怕是名义上的统治者,也或多或少颁布了一些条例。三大家族为首并不是很喜欢这位保守的统治者,内部更是多种声音,不少人颇有微词。大偎亲王未必在整个血族的发展中起到什么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作为一个名义上的统治者,突如其来的死讯依然会给血族内部掀起不小的波澜。下一任亲王该何时选?具体人选谁是更好的选择,引发而来的一系列蝴蝶效应足够在血族内部掀起波澜。

“总而言之,先去隔壁的会议室商讨吧,这里味道太重了。”王室成员之一的高岛捂着鼻子提议道。血族主要以血为食,人类的血固然吸引着血族的本能,而血统越发纯正的血族血液,更是一种致命的吸引,更何况能够坐上亲王之位的必然是三大家族的血统。

 

“根据亲王陛下遇害情况来看,是受到刺杀心脏一击毙命,鉴于血族不会因心脏遇刺而当场死亡,我们推论应该是在刀锋上涂有特殊毒药。”王室新晋工作人员藤田代表调查组汇报道,“刚才联系了亲王府的卫兵,事发前不远处的区域有小规模的火灾,可能有人刻意造成视线转移,偷偷潜入亲王府。这应该是一场蓄意的谋杀,凶手通过某种途径潜入亲王殿,我们下一步会就此加大调查力度。”

“如果是蓄意的谋杀,那寝室内的名贵珠宝的失踪是怎么回事?”高岛提问。

除了被刺杀的大偎,整个寝室凌乱不堪,各式各样的盒子全部被翻到在地,只要是珠宝全部洗劫一空,夺财害命,听上去也并不是不可能。

“如果单纯是为了财宝,随意一个城的贵族就足够了,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刺杀亲王,亲王府的防备级别比普通贵族要高出不止一倍,为什么凶手要冒这种风险?”坐在御堂身侧的四柳询提出质疑。

“也许是亲王自己私藏了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石,有一些珠宝在黑市内部都是榜上有名。”同是佐伯家族一员的泽村推了推眼镜,耸肩说。

泽村纪次是佐伯家族的养子,其幼年痛失父母,沦落为孤儿,被佐伯公爵,也就是克哉的父亲所收养,曾经是克哉幼时关系亲密的玩伴,可惜后来意外地发生了矛盾,与克哉关系恶化,作为佐伯家族的成员,两人在工作和私人问题上时有冲突。

“我认为暂时隐瞒亲王遇害的消息比较好,在未查明真相前还是安稳住血族内部,总感觉最近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佐伯公爵敲了敲桌子说。

“这样的话...佐伯公爵,御堂公爵认为亲王的继承人怎么办?”说话的时候,高岛却将视线转向克哉的方向,视线灼灼,藏不住的殷切。

虽说三大公爵与亲王共同统治着血族,实际上掌权却不同。四柳家族握有血液淀剂开发的所有权,所谓血液淀剂其实就是以血液为原料的一种替代品,用来平衡人类与血族的矛盾。相对之,四柳家族在掌控所有所有淀剂开发的权利同时,亲王候选人只能从御堂家族和佐伯家族选出。御堂家族麾下掌控指挥部,佐伯家族掌控执行部,是血族调动精英的两大支柱。

“下任继承人的问题稍后解决也不迟,高岛阁下不必着急。”佐伯公爵冷冷地回答。

“那接下来...”调查组负责人轻轻咳嗽一声,试着拉回跑偏的方向,继续进行进一步商讨。

 

“呼...”,御堂轻轻呼出一口气,松了松领口的黑色领结,倚靠在椅背上略作休息。

“御堂。”

嗯?是之前会议上的那个男人。

“啊,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四柳,是你的好友。”

“你好。”御堂从座椅上起身,冲四柳礼貌地点点头。

“四柳是血液淀剂开发室的总负责人,”克哉对着御堂介绍四柳,“对了,四柳,拿大偎的血液去研究一下新型血液淀剂怎么样?”克哉忽然扭头问四柳。

不少高血统的血族会被抽血用来研究新型的血液淀剂,现在市场最新研发并且流通的B-3/TA型,是由三大家族一名普通成员贡献血液研究而成。

“哦?你胆子不小嘛。”四柳露出玩味促狭的笑容。

“哼。”克哉耸耸肩,“能坐上亲王之位的,不说能力有多强,血统一定是颇具优势的,况且,你也有这种打算吧。”

“哈哈......我是想着试一试的。”四柳笑出声。“到时候有了结果我会告知你的,你先帮御堂恢复吧。”

“啊,这个不用你提醒。”克哉说。

 

一星期后。

一瓶颇有年份的拉菲,一顿精致的法式晚餐,空气里浮动着悠扬女声的低唱,烛光摇曳地洒在桌面。克哉和御堂坐在靠近落地窗的位置,静静地用餐。距离御堂醒来已经有了一段日子,御堂也从最初的茫然逐渐习惯日常生活,指挥部的工作也开始得心应手,不如说,原本的御堂就是如此,自信,出类拔萃,唯一的不足是,没有一丝恢复记忆的迹象。心底的小兽在蠢蠢欲动嘶吼着,理智却将克哉钉在原地。

“以前我们经常来这家餐厅共度晚餐。”克哉一手执着银质刀叉划开牛排,抬头注视着御堂说。

“嗯。”御堂姿势优雅地用手指夹住高脚杯的杯柱,轻轻嗅着微漾的深红色酒液。

内心被一种无边的空洞狠狠蚕食,从苏醒到此刻,御堂总是沐浴在佐伯克哉饱含爱意的眼神下,刻意的距离感,远处不动神色的凝视,不是说自己如何接受,感情的空白让他面对克哉有种不真实感,不是针对佐伯克哉,而是自己。

“嗡——”,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着。克哉皱着眉头掏出手机,看着闪烁的指示灯不满地咋舌。

“部长,诺奥铃城的一名伯爵,三名男爵遭到暗杀,请速到执行部总部。”

“嗡——”又是一阵响动,不同的是,来自御堂的手机。

“御堂孝典,诺奥铃城的一名伯爵,三名男爵遭到暗杀,请速到指挥部总部。”

同样的讯息,同样的时间。克哉和御堂对视一眼,变故来得措手不及。

“...御堂,走吧。”克哉放下手中的刀叉,压下心中的不愉快,总部传来的命令暴露出事态的紧急,私事也只能推后。


“松阪由树,XX城子爵,XX年出生...

森田直树,XX城伯爵,XX年出生...

野岛本,XX城子爵,XX年出生...

......”

御堂无言翻动案几的文件,一个又一个名字犹如数据被排列出来,是亲王遇害后被暗杀的血族名单。也是从大偎亲王遇害的一刻开始,一切的轨迹开始不同,似乎齿轮缓缓朝着另一个方向转动,却无人能够知晓未来。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伺机而动,悄无声息。

“有什么情报吗?”御堂问。

“根据凶手的行动路线,针对有爵位的血族,从周边小城逐步包围巴娜罗城,奥弗尔城,赛斯汀城。”部下在放大的地图上比划着。

巴娜罗城,奥弗尔城,赛斯汀城分别是佐伯家族,御堂家族,四柳家族被册封的领地,而罗卡尔被这三所城市所包围,是亲王殿的所在地,也是指挥部和执行部的总部,亲王已经遇难,也就是说最终目标是三大公爵?!御堂从思考中恍然抬头,不期间对上克哉的视线,微眯的眼睛,跳动慑人的光芒,恐怕是和自己考虑到一起了吧,御堂想。

“报,报告部长!权藤男爵在巴娜罗的宅邸中遇刺。”推门而入的部下传来了噩耗。

克哉霍地从桌前惊起身,和御堂对视一眼,“走!”

 

御堂俯下身仔细查看仰面躺地的权藤,伤口处殷红的血液像溪流一样蜿蜒地留下,空气中充斥着的不是血液的甘美之感,而是一种淡淡的反胃感,之前有传闻说权藤本身血统很差,是通过金钱购得爵位,看来情况似乎便是如此。

御堂环顾整个房间,淫靡之气扑面而来,墙角甚至摆着各式各样的道具,结合权藤包裹在衬衫下圆滚滚的肚皮,看来有一些特殊嗜好。即使如此,御堂还是耐着性子仔细查看。除了胸口的致命伤,右胸处的礼服折领被向外翻,露出内里的小口袋,口袋中名贵的卡有被翻找过的痕迹。

“嗯?”察觉到御堂的动作,克哉转过身来在御堂身侧蹲下一同查看,忽然靠近的气息使御堂无意识地挪了挪,克哉微不可查的皱皱眉,不知是因为权藤口袋中的异样还是御堂的小动作。

“唉?”身后响起了惊疑声。

“怎么了?”克哉询问出声的女仆。

“啊,权藤男爵是MGN的常客,MGN夜总会的VIP金卡他几乎从不离身。”反复扫视一张又一张卡,确实没有标注MGN的贵宾卡。

“确定吗?”御堂问。

“是的”,女仆指了指夹杂在里面的一张私房照,“这是MGN夜总会一名叫Miss.R的女子,权藤男爵经常收集她各式各样的私房照。”照片里的女子身材高挑,金色的长发如海藻般披散,有时候还会系成麻花辫,右眼戴着单片眼镜,眼底总是有着淡淡的神秘感,身材曲线并无太多起伏线条,权藤喜欢这种类型?

不管怎么说,有人故意拿走了MGN夜总会的金卡吗……看起来有必要去探查一番。

 

吧台一角。

舒适的乌托风设计风格的吧凳上端坐着一个男人,眉目隽秀清冷,白色的风衣衬得腰线美好。他刻意坐在吧台角落处,有种游离于整个空间的感觉。

高脚杯的触感凉凉的,盛有的鸡尾酒色泽美丽,轻轻晃动能够听到冰块碰撞发出的清脆音律。这是一款以葡萄酒为基酒来调制的鸡尾酒,御堂偏好红酒而如此选择。话是这么说,葡萄酒搭配着果汁,苦精和可可摇晃搅拌的饮品,加之杯壁装饰的柠檬片,委实和红酒特有的甘醇美感相差甚远,酒液在舌尖打转直至入腹并不是自己所钟爱的味道。

这款鸡尾酒名为“eternal”。

永恒。随意挑选而已,就算血族无限漫长的生命,怎会有永恒这种东西存在?

轻手放下酒杯,御堂不着痕迹地扫视整个夜总会。MGN夜总会比想象的规模要大,此时为午夜时分,人群熙熙嚷嚷,远处的舞池中央男男女女激情舞蹈,女子穿着低胸的晚礼服扭动出令人鼻血喷张的画面。大厅的两侧有不少卡座,弧形沙发半包围地营造出暧昧的气息,御堂一眼捕捉到亚麻色的脑袋。

隔着远远的距离看不太清,但也还是能够看到那个亚麻色脑袋和金发女郎Miss.R不时靠近低语,深红色的沙发如晕染般笼罩空间略狭小的卡座,似乎荷尔蒙都被激发了出来。感到画面有点刺眼,御堂扭回头。

忽然间有种不真实感。这种心情如同藤蔓汲取养分肆意生长,遮蔽心底的晴空,疯狂地撕咬着某种情绪。

可是什么才算是真实感?

回忆起过去所有的记忆?重新爱上佐伯克哉?

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克哉充满霸道性的宣告,告诉他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告诉他我们是恋人。总是时不时能够感知到克哉的各种视线,赤裸的,灼热的。所以呢?回应这份感情?还是在没有回忆起时坦然接受?

“呼......”御堂自嘲地笑笑,考虑这种问题的意义何在?

“御堂。”

“?!”从愣神中惊醒,回头对上克哉疑惑的眼神。

“啊,聊完了?”

“嗯,走吧。”

御堂和克哉并肩出了夜总会,夜色浓重如砚台的墨色一般,晚风冷冷地袭来,酒精和香水味丝丝缕缕消散在空气中,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有什么结果吗?”御堂问。

“没有,Miss.R说最近并没有新客人,MGN夜总会的客人大多是人类和半吸血鬼,纯血族很少。如果有情况她说会联系我。”克哉收起Miss.R给的卡片,“回官邸吧。”克哉说。

 

“御堂伯爵,检测报告出来了。”敲门而入的女部下是指挥部的新人,一头红发挽到脑后,整个人朝气简练。

“嗯?”御堂接过报告翻看。

最近血族内部频频发生各种事情,所有牵涉到忠实于亲王,三大家族的血族已有部分遇难,现在整个血族内部异常惶恐,如果不及时控制,事态会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前三天,营救下一个危及的血族,同时在地板上发现有着打斗留下的痕迹,一个被扯下来的袖扣。袖扣镶有紫红色的宝石,有种浮夸的感觉,克哉隐隐感觉会找到什么线索,于是交给指挥部进行调查。

“精岚?这是五十岚家族的手艺?”

五十岚家族是血族统治下一个颇具威胁的人类家族,其势力甚至隐隐与三大家族之一分庭抗礼,明面上没什么动静,但是时不时能听到一些令人不齿的小动作。更有小道消息称,五十岚家族黑白道通吃,谋取了不少权利和金钱。

“是的,经过调查,这枚袖口的技艺是最新研发的,应该是五十岚家族最近的客人。而且上市数量极少,很可能仅仅是部分客人专程订做。”女部下回答。

“执行部那边有什么行动吗?”御堂问。

“事发当天,佐伯公爵率领执行部一队前往下一个目标费多赛,现在巴娜罗的佐伯家族由佐伯伯爵暂时掌管。”

“好的,我知道了。”事情走到这一步,总算是有些头绪了,御堂合住文件轻轻呼出一口气,“这几天辛苦了。”

“不,能在御堂伯爵手下工作是我的荣幸。”红扑扑的脸颊上笑容弥漫,年轻的脸庞看着御堂。

“好好努力。”

“是。”

“叩叩——”简短的敲门后,一名男子步入办公室。

“佐伯?”

“啊,御堂。”克哉朝御堂点点头。

“正好,这里是那个袖扣的调查结果,是五十岚家族在背后支撑。”御堂递过去文件,“你先下去反馈消息吧。”御堂朝部下说。

“唉?是那个老狐狸啊。”克哉咂咂嘴,眼神还朝着部下走出门的方向瞥了一眼。

“佐伯?”从门旁收回的目光改为直勾勾投向御堂,御堂感到有些不自在。

“那个是你部下?她喜欢你吧?”克哉问。

“你……只是工作报告而已,你想多了吧。”御堂皱眉。

“分明是御堂先生没有自觉。”话语的音调尾音向上带,克哉慢慢地靠近御堂。

“你……是在吃醋?”脑袋里蹦出的词汇让御堂脱口而出。

克哉挑挑眉,虽然这么说,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不满的小孩子,虽然醒来已经不少时间了,但是自己还是不怎么了解佐伯克哉这个人,比如现在这样。

“很多人都在背后伺机窥探着御堂先生哦。”说着不正经的话,克哉继续逼近御堂。

“你!适可而止!不明白你怎么这么想。”御堂退后一步试图拉开距离。

克哉的脚步明显一滞,冰蓝色眼底深处滑过震惊,脚步有了片刻的停滞,瞬间掩盖方才的情绪,克哉索性缩短最后的距离,御堂被克哉压在墙上,空气中火药味渐渐浓重,几乎到了面颊相贴的距离,“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克哉忽然说。

不等任何回答,直接上前狠狠抱住御堂,紧紧的,不留一丝缝隙。没有前些日子刻意保持的距离,佐伯克哉骤然具有侵略性地进攻属于御堂孝典的领地,一直压在眼底的情绪汹涌地席卷了他。

“你!我不是你的东西。”克哉的话让御堂没由来的生气,这个人怎么这么任性?双手试图推拒这个有些蛮不讲理的拥抱。

拥抱身体的双臂反而在瞬间更加收紧,任凭御堂怎么挣扎克哉也不放手,无言的僵持之后,御堂感到紧紧的拥抱稍稍松开,克哉的手改为从脊椎尾部向上轻抚,手指沿着流畅的线条一路向上,“……我知道。”克哉声音中压抑着情绪。

“我爱你,御堂。”克哉抬起头注视着御堂的眼睛,浓浓的爱意没有任何阻拦地直抵心灵。

“你……”,御堂说不出话来。

“?”,装在西裤口袋内的手机嗡嗡地震动,克哉不满地掏出手机,手指滑过接听键,置于耳旁,“佐伯先生,请您速回希瑞城堡。”电话另一头传来管家的声音,平日严谨而冷静的管家,这次却染上了有些急切颤抖的感觉。




====

嘤嘤嘤,以前写的怎么这么糟心,剩下的让我再修修,然后再扔上来QAQ

评论
热度(12)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