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无眠之夜 1

四年前。

酡红的夕阳斜斜地打在大理石打磨过的地板上,天际幽幽地渲染成一片绯红。御堂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落地窗外光芒缓缓下坠,拉长了每一束明亮,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他似乎无数次看着这相同的场景,记忆如时空的断层,无限放大的空白如藤蔓肆意生长,气息发酵在仿佛慢下来的时间里。

夜晚即将到来。

这里是巴娜罗官邸,是他和佐伯克哉居住的私人领地。佐伯这么告诉他。

“佐伯...”,脑海中倏然浮现这个略带陌生的姓氏,嘴唇翕动轻声说出来的同时,御堂下意识伸手握住胸前紫色蓝宝石的项链,泛着沉郁的深紫,泠泠地张开昨日的记忆,如同拍打海岸的潮水缓缓涌来。

 

一天前。

这是哪?......天花板勾勒出乳白色的花纹,舒展着精美而流畅的线条,御堂直起身,皱眉环顾着这个充斥着陌生感的寝室。

铺有大理石雕琢过的地面,精致的描金花纹图案,加上古典的裂纹白色底漆,浓郁的贵族宫廷色彩扑面而来。墙壁上铺有暖色的木纤维壁纸,壁灯静静泛着影影绰绰的光,整个房间弥漫着朦胧而浪漫的气息。

认知上很陌生,感知上却无由来心生一种莫名的安心感。真是奇怪的感觉。

宽敞的房间空无一人,从厚实的白色丝绒窗帘的缝隙向外望,窗外天光黯淡,浓黑的色彩无限延伸,似乎是夜晚,体内有种躁动让他遵循某种本能...本能?御堂扭头看到床旁的白色矮柜上设有呼唤仆役的小巧铃铛,还是找个人问问吧,这么想着御堂按下了铃铛。

没过多久,古铜色木门外有“叩叩”的敲门声,吱呀吱呀的声音单调地响起,紧接着进来的是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管家,头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透出淡淡的严谨的味道。

“我想问…….”御堂试着从床上坐直。

“御堂伯爵?!佐伯先生,御堂伯爵醒了!(*注1)”抬起头看向御堂的一瞬间,管家眼里写满了惊愕,没听完御堂所要问的问题便匆忙走出了房间。

伯爵?是说我吗?到底是什么意思。御堂皱眉不解。

 

御堂盯着地木门前站着的男人,管家匆忙走出去后的几分钟,眼前的男人率先到了房间,背后是紧跟而来的管家,满脸恭敬站在男人身后。是这里的主人吗……御堂在心里暗暗猜测。

亚麻色的头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金属的色泽透出一股成熟和自信,黑色的正装搭配着白色的立领衬衫,蝴蝶领结系于领口。镜片后的眼睛是冰蓝色的,此时那美丽的瞳孔收缩,眼底写满各种情绪,有震惊,有兴奋,还有御堂读不懂的感情。

“御堂!”男人疾步掠过门沿至床边的短短距离,下一秒御堂看到放大的面庞,“你...”,声音卡在喉咙里,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大脑一片空白,刚刚组织好的语言被生生打断,不知所踪。由于姿势的原因,御堂的头被紧紧贴在男人的胸膛,白衬衣舒适的布料摩挲着脸庞,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飘散在四周,窜入鼻腔,似乎还混合着些微的烟草香。

“等等,你干什么?!你是谁?”瞬间的愣神后御堂立刻回神推拒这个莫名其妙的拥抱,不禁警铃大作,做出防备的表情。

“御堂?!”

“还有...我是谁...?”略作犹豫,御堂问。

 

“身体机能正常,基本恢复,可能是之前受的伤冲击了记忆。”御堂坐在床榻上默默回想方才私人医生说的话。

床旁有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御堂扭过头,看见男人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前,双手交握,低头沉默不语,过于安静的气氛让御堂略觉尴尬,寻思着如何开口,却听到一声若有如无的叹息。御堂下意识扭过头,却被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紧紧锁住,眼眸深处近乎露骨的复杂情绪让御堂别过视线。

又是良久的沉默。

“我是佐伯克哉”,克哉直视御堂,“你的名字是御堂孝典。”顿了顿,克哉继续道,“我们是恋人。”

恋人...?完全没有考虑过的词汇蹦进耳膜,一种震惊感让御堂不由自主皱起眉,明明是一个须臾才见到的男人,却说出这种难以置信的话。

“这是一个血族与人类并存的世界,虽然这么说,其实整个统治权握在血族手中。血族以亲王和三大家族为首支撑着血族的统治。三大家族被授予公爵之位,分别是四柳家族,佐伯家族,御堂家族。你我是佐伯家族和御堂家族的子嗣,出生后被授予伯爵之位。”克哉交叠着双腿,换了一种舒服的姿势继续说。

“还有...”,克哉解开领口的蝴蝶领结,靠近锁骨的纽扣被轻轻旋出,露出精致的锁骨和银色的项链。

“这个是我们恋人身份的证据。”克哉摘下脖颈的项链,递到御堂手心。银色金属链条上串着一枚戒指,银白色的戒身伸展在中央的宝石四周。是皇家蓝蓝宝石,浓烈的色调氤氲在手心,细细端详甚至能看到一丝丝紫色色调,宝石浓郁深沉,高贵典雅的气质散发着摄人心神的光辉,翻转着戒指,无意间看到戒身内部似乎刻有字母——Takanori。

孝典。

“决定在一起后,我们去百罗屿的阿布辛拜勒神庙缔结誓约。”克哉直视御堂紫色的眼眸,“根据佐伯家族祖先留下的秘法,通过特殊的仪式,连接生命力和灵魂。而作为载体的戒指除了相连我们的生命和灵魂,还能在危难关头自行开启防护结界保护主人。”克哉指着御堂的胸前继续说,“是我们决定一起走到生命尽头的佐证,你也戴着一条。”

御堂将手放在锁骨的位置,摸索到确实有一个环形的圆环,解开扣子看到的是一枚紫色蓝宝石(*注2),紫色渐变成蓝紫,色彩浓浓地散出来,像是生长枝条的树木缓缓萌发。翻转戒指同样看到戒身内部刻有字母——Katsuya。

克哉。

“决定在一起后,我们就一起搬来了我的私人领地,巴娜罗官邸,从那时到现在已经一百余年。”克哉的声音低沉,骨节分明的手指纠缠住御堂的手指,握紧御堂想要挣扎的手,似乎要深刻而确切的感受御堂此时的存在,“一个月前,血族内部发生小型的动乱,你和我负责前去调查解决,在执行任务途中,你伤势严重而昏迷不醒,一直昏睡到现在。”克哉毫不避讳直视御堂的眼睛,每一个表情都不放过,视线赤裸,感情强烈。

“你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这几天我会一点一点帮你恢复记忆。”扣住手背的手指沿着手臂向上挪移,脸颊在未来得及反应前被轻轻抚摸,却也在须臾之间,不等御堂的拒绝已然离开。

(*注1:这里使用的是欧洲贵族的设定。少爷和老爷是中国的称呼,在欧洲,公爵的儿子一般生下来就有爵位,大儿子在父亲死后可以继承爵位。仆人对其主人的称呼一般是先生或阁下,称呼别人就喊先生或爵位。所以这里称呼克哉为先生,称呼御堂为御堂伯爵)

(*注2:这里选取的宝石大家能看出用意吧hhh皇家蓝蓝宝石确实有着一丝紫色色调,紫色蓝宝石的紫色可渐变为浅红紫色或紫粉色,或趋向于蓝紫、红紫等,这里选为蓝紫→大概是克御色的意思)


=====

我要吐槽,这是去年8月写的,有一年了呢(别打我

 写的好稚嫩【哭唧唧

评论
热度(16)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