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千年

AA会社的那两位社长副社长,好好谈恋爱在一起就够了///

【克御】无眠之夜 序章

把这个也放到Lo上来~好好填坑,争取今年ginny生日的时候,这篇能填完(((


架空,血族设定,有部分现代通讯,交通工具

saeki katsuyaXmido takanori


序章


御堂是被一股燥热感所惊醒的。

喉咙深处干渴难耐,火辣辣的饥渴感在全身叫嚣,蠢蠢欲动,就像一个徒步穿行沙漠而急需水来抚平身体和心灵躁动的旅人。

御堂艰难地睁开眼,从床上翻起身,手伸进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手指在其中翻动搜寻着能够抚平这股燥热的东西,最后摸索到一个小小的药瓶。

拧开瓶盖,一颗又一颗的药片被倾倒出来,躺在手心。火焰在灼灼的燃烧,御堂一个没拿稳,药片从手心滚落到地板,零零散散地跌在地上,只剩两颗药片留在手掌中。

御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絮乱的呼吸,他稳了稳身体,伸手拿起桌上的水杯,理智与本能激烈地在体内撕咬,克制住手臂的轻微颤抖,御堂仰头想要将药片就着水喝下。

“啪——!”

线条漂亮的水杯在手中脱落,化为一条笔直的轨迹,直直地下坠,在地板上绽出灿烂的烟火。

御堂看着满地的玻璃碴子,盛放的水在地板上覆上一层薄而透明的膜。两颗药片也翻滚而下,在水中缓缓溶解,将水晕染成淡淡的红色。

水杯摔碎的声音拉回不清的神志,淡淡的红色让御堂一阵惊醒。勉强起身捞起挂在椅背的风衣,甚至来不及在衬衫领口打个领结,御堂便匆匆冲出卧室。像是一个不顾一切的狂徒,御堂将油门踩到底,刀割般的风在脸颊滑过,勉强维持着意识的清醒抵达四柳的实验室。

顾不得任何礼节,御堂“砰”地猛推开门,视线扫视寻找友人的身影。

“四柳!”御堂在实验室内嘶哑地喊。

“......嗯?”里间的卧室里出来一个男人,身上穿着棉质睡衣,看起来被吵醒而反应慢了半拍。“御堂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四柳打了一个哈欠。

“给,给我药......”,御堂艰难地说,右手紧紧扣在雕花的木门框上,力道之大,似乎能留下几道手指嵌入的痕迹。

盯着御堂的不自然而痛苦的神情,四柳忽然明白了情况,强行将自己从困意中拉出来,开始在实验室搜寻御堂需要的东西。

安静的实验室回响着抽屉被一个一个拉开的声音,四柳瞥了眼御堂的状态,再看看翻找出种种药片,最终无奈地叹口气,转身回到卧室里。

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四柳指尖挂着一个小小的钥匙,钥匙上刻着一些字母,远远地无法看清。只见四柳穿过一排又一排的储物柜,停在一个不起眼的灰色金属柜前,手指握住钥匙缓缓插入锁孔。

“咔塔”,是开锁的声音。

四柳拿出来的是一个细长而纤小的瓶子,看到那个瓶子的瞬间,御堂无由来地感觉呼吸停滞,瓶子里安然盛放的东西似乎遥遥地在呼唤他。

四柳轻轻旋开瓶盖,朝着御堂走去。

细小的香味从瓶口溢出,如丝如缕地沁在空气中,缓慢而悠长地弥漫扩散。御堂感到喉头一紧,这香味是如此熟悉,也如此霸道,呼唤着他心底沉睡的某个东西,他熟悉这味道,可是仿佛有颗针死死钉在心头,思维在一瞬间迟缓,大脑无法运转,他只感觉味道飘散在空气中逐渐浓郁,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呼吸都急促了。

“御堂…”,察觉到御堂的反应,四柳轻声叹了口气,但是这一切又在预料中,“喝吧。”

御堂接过小瓶,将瓶口放在鼻下嗅着挑拨神志的香味。香味的刺激下,御堂的手在颤抖,甚至超过刚才一个人与本能克制的挣扎。这香味就是一种毒药,让人想要多闻一会,哪怕只多一秒钟,却也想瞬间饮下品尝它的甘美。

最终御堂眼中滑过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将液体一饮而尽,液体在喉管中滑下,全身有一种释放的轻松感,御堂闭上了眼。



评论
热度(10)

© 雪落千年 | Powered by LOFTER